天刀短篇小说赏 玄晖异事录之鲛人有泪

  玄晖:《搜神记》中有记载:“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一)

  我这人没什么别的爱好,就是喜欢看一些鬼怪故事。

  所以当我收到大师兄的信的时候,我二话不说骑着我的半面妆去了东越。信上说东越可能出现了鲛人!可等我兴冲冲地到了东越,与大师兄一连找了半个月,连鲛人的影儿都没见着,唯一的收获就是在东越渔村外一处礁石下找到了一摞摞不要钱的珍珠。

  “师妹,你说这珍珠是鲛人落泪留下的?”在有些方面,大师兄可以说是一个好奇宝宝。

  “然也。”我严肃认真地回了一句,正打算继续对他科普一下鲛人的特点,却听海面上传来了歌声。歌声极为好听,空灵又悦耳。

  “师妹!是不是鲛人的声音!我们快追!”大师兄兴奋起来的样子就像是个毛头小子。

  当我们踏上准备好的小舟向歌声的方向行进的时候,我看着大师兄极为向往的神色,没想到后来会发生那样的事情。许久之后我都在想,假如今天我拦住大师兄,或者后来没有丢下大师兄一个人,是不是大师兄就不会离开?

  (二)

  那天风和日丽。

  我和大师兄最终还是见到了那个鲛人。她坐在一块礁石上,礁石上堆满了珍珠,她的鱼尾在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蓝光。她的衣服也很少,几乎只披了一件薄纱,大师兄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忘了说,这货还是个雏。鲛人看见我们来了,抽抽搭搭地拿着一个贝壳接着从眼睛里掉出来的珍珠,然后递给我们,说,“我把珍珠给你们,你们能不能帮我找到苏月白?”

  老实说,鲛人长得很好看,捧着一贝壳的珍珠求助的样子真真是有我见犹怜的味道。于是我可耻地冲着颜值答应了,这世上如果有什么是一个美人解决不了的,那就再加一斛珍珠吧。

  (三)

  据大师兄调查,那苏月白是个太白弟子,耍的一手太白剑法,极为好看,情史也极为干净,一看就是个根正苗红的弟子,也不知怎么勾搭上了这东越的海上鲛人。

  最后我和大师兄抓阄决定谁去找那太白弟子,而我略输一筹。临走前我去见了那鲛人最后一面,顺便抱了一贝壳珍珠回襄州。结果捡了一堆小师妹和她小男友的狗粮。

  但没想到的是,小师妹和她小男友分手了,我便又在襄州多留了些时日,等到我抽出时间找到那苏月白之时,已是两月之后,期间大师兄飞鸽传书催了我无数次,我都当没看见,反正鲛人已经见过了。最后还是笑道人看不下去了把我撵出了襄州这才让我不情不愿去找到了苏月白。

  苏月白的确如大师兄所说长的极为好看,一身朔风吟月配着一把白虹剑,看起来极为正气。

  我问他鲛人的事情,他也跟我实话说了,说是有次出海的时候被那鲛人救过,两人成就了一段好事,可鲛人是要生活在海里的,她的一生脱离了大海就活不了。苏月白也是个明事理的人,所以他就想着和鲛人和平分手,谁知那鲛人是个痴情种子,于是苏月白背着鲛人偷溜了。

  说完之后,苏月白还对我赞叹了一番鲛人的美艳,说她的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没有男人会不喜欢她。

  我问他没想过和鲛人在一起吗?他说他有他的生活,他属于陆地,而鲛人属于海洋,他们俩没结果的。苏月白还说他本来是想找人去抓那鲛人的,都说鲛人浑身是宝,可最后一想到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他就觉得还是相忘于江湖比较好。

  最后的最后,苏月白拉着我去酒馆喝了一夜酒,醉后一直叫着一个人的名字,那个人的名字我也知道,那是鲛人的名字——海珠。寓意为“海上的明珠”。

  (四)

  最后我还是有负那鲛人海珠的所托,没有带苏月白去东越。

  记得那天我问苏月白,要不要去见她最后一面,至少让她放下一切?可苏月白却十分冷淡地说,既然不能在一起,那就不应该再给她希望,那样的希望很残忍。我又问他,既然知道那样的希望残忍,当初又为什么要跟她在一起?苏月白当时的表情很奇怪,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最后他说,那是他做过的最后悔的一件事。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像他手中的剑一样冰,仿佛昨晚喝醉了一直叫着“海珠”的人不是他。

  我到达东越的时候,却没想到师兄不在了,只剩海珠在海上捧住贝壳接着那不停掉落的珍珠,一颗颗不要钱似得溢出了贝壳落进了海底。

  我忍不住问海珠,为什么她有这么多的眼泪可以流。海珠抽抽搭搭地说,她也不想的,只是没有苏月白,她的眼泪就一点都止不住。我默然,然后开始默默地收集珍珠。

  突然间,我在一堆莹润雪白的珍珠里发现了一颗粉粉的珍珠,极为稀罕,抬头一看,明珠的眼角红红的,像是要滴出来血一样。我不由大惊,她的眼睛……

  海珠抽抽搭搭地告诉我,她已经这样好几天了,一开始还掉了一颗血红色的珍珠,红的像血一样。她还说就是那天我大师兄拿着那颗血红色的珍珠走了,然后再也没回来。那个时候,我看着一颗颗粉红色的珍珠,突然就有些心疼这个鲛人。鲛人泪落成珠,皆因情之所至。如今珍珠变血色,不过是因为她流的皆是斑斑血泪。

  但我却无法让她不流泪,因为能让她不流泪的那个人在秦川狠下心说过那是他做过的最后悔的事。

  (五)

  我在东越的渔村连续守了海珠七天,这七天里,我试图跟她说一些道理,可她都无动于衷,心里口里念得不过都是苏月白那个人。这七天里,我飞鸽传书给大师兄无数的消息,如石沉大海一般,没有得到任何答复。迫不得已我给襄州的笑道人传了个信,问他是否找到大师兄。然而还没收到笑道人的回信,我和海珠就面临了一场大祸。

  不知是谁从何处得来的消息,使这里的渔民知晓了此处鲛人的传闻,便领着一群人来捕杀鲛人。

  那一日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人性的恐怖。那一日我第一次知道鲛人不仅是流的眼泪会变成珍珠,就连她们的血流出来也会变成一颗颗血色的珍珠,甚至比那些泪落而成的珍珠更为珍贵。原来这就是鲛人浑身是宝说法的原因。

  我双剑出鞘,却不忍痛下杀手,只好挡在海珠的面前,让她快走!她却说她要在这里等苏月白回来!海珠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再流泪,我看着她的眼睛,湛蓝色的,很漂亮,像是天空在大海里的倒影。

  最后的最后,是大师兄赶来救的我们。

  我看着大师兄双剑出鞘,他的剑光,是我从未见过的凌厉,他通红的眼睛里,是我从未见过的愤怒和哀痛。在他冲上来抱住已经昏迷的海珠的时候,这一片海彻底成了血红色,有我的,有大师兄的,也有海珠的,更有,那些死在大师兄双剑下的亡魂。

  那一天,明明是艳阳高照,我却遍体生寒。那一刻,我终于明白,爱情,能成就一个人,也能毁了一个人。

  (六)

  大师兄变了。

  因为他爱上了海珠。她的美丽,她的柔弱,以及她的深情,这对任何一个男人都是致命的。很可惜,我现在才明白这一点。

  大师兄带着昏迷的海珠离开的那一天,说要去找一个没有人的海岛生活。我记得我问过他,会后悔吗?他说他不会,他会保护好海珠。我问他打算用什么保护她?他说,用他的剑,用他的命,用他的心。

  那一瞬间,我就明白,无论我怎么说大师兄都不会回头了。但直到我看到大师兄易容成苏月白的样子,才终于明白大师兄用情有多深。

  大师兄走了,和海珠一起消失在了海面上。我一个人回到了襄州,这才知道大师兄消失的那些天去做了什么。他找不到苏月白,便提着剑打上了太白让苏月白出来,可最后苏月白也没出来。

  他们都说他就像一个疯子一样,疯疯癫癫地冲上了太白,最后又被疯疯癫癫地赶了下来。他们都不知道有海珠这么一个鲛人的事,知道的人都被大师兄杀了。

  除了我和苏月白。

  (七)

  没过多久,苏月白主动找到了襄州。

  他说他听闻了东越鲛人作怪杀人的事,他想知道海珠现在怎么样,可我最后一个字也没说,只是把我手里的《搜神记》递给了他。

  上面原本记载着“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白纸黑字,如今却多了一条用朱笔添上的备注——“东越有鲛人,泪落血流皆成珠。”

  沉默片刻后,苏月白抬头问我,“她还活着吗?”我点了点头,苏月白又说,“能不能把这本书烧了?”我问他为什么,他又沉默了片刻,才给了我回答。

  “人的私欲,是妖魔。而能克制这个妖魔的人很少。”

  一时间,我竟无话可说。苏月白为了自己离开海珠,这是私欲,大师兄为了海珠离开真武,这也是私欲,渔民为了珍珠而伤害海珠,这更是私欲。

  最后,终究我还是没有烧了那本书,只是把那一页撕了下来,交给了苏月白。

  多年后,我再次翻到这本《搜神记》,虽然那一页已经被撕掉,但每每翻到这里,我都会记起那个抱着贝壳泪落成珠的鲛人,再一字不落地念起那仅二十二字的记载:

  “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