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刀悲情向短篇小说 医者有道爱你无道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医者,可世人却道我不凡,不许我给他们的孩子看病,说我师傅是杀人的恶魔。可是师傅对我很好,总是我想要什么就给我什么,除了不许我进他的密室。可能是密室里有他老人家的小秘密,他不肯说,我也就不好奇。我们就隐居在药王谷里,虽说是隐居却也经常能在山上看到太白弟子练剑,那模样有趣极了。师傅的手因为毒素一只大一只小,身后也背着快要比他还大的酒葫芦,可能是因为世间无人懂他愁断了肠只能饮酒罢。

  住在这药王谷虽说清冷但是好在有琴童宫作伴,每日她琴课毕了她就会来找我,她和我不一样,我的师傅总是自己呆在密室里,只有宫和我一起采草药,我教她简单的炼药,她教我些许琴法,日子很快就过去了,也不觉得烦闷。

  有一日,宫传音给我说她师傅要留她练完那一曲,不能来找我了,我只得自己去采草药,我在药王谷的梅树下走着走着,突然看到一个人,穿着太白的衣服,拿着一把剑嘴里嘀嘀咕咕的说着些什么,我闲来无聊,就偷偷的跟着他。

  这路越走越不对,越走越清冷,他的脚步越来越快,我也在他身后加快了速度,突然之间感觉天旋地转,啪的一下我坐在了地上,正想着怎么办的时候传来了他的笑声,“哈哈哈,小姑娘你跟着我做什么啊。”他就那样看着我,完全没有惊讶的感觉,好像他早就知道我在他身后一样。

  “我...我...我路过...”我支支吾吾想了一个理由就大声的喊了出来“路过还不行么!”我又冲着他大叫了一句。我匆匆忙忙的转身跑了起来只听见他在我身后哈哈的笑着。突然我眼前阳光一闪他突然站在我的面前,“看你这打扮,莫不是药王谷的医者,这山路凶险,女孩子家还是不要一个人出来了。”他略带严肃的对我说,我被他突然的严肃吓了一跳。

  “我叫莫寒,我们明天药王谷山下再见呀!”我呆愣愣的看着他阳光下走远的身影,和那在秦川的雪映衬下的蓝白色衣服。

  我回了师傅那,心里想着这人好像是神经病,但是在制药的时候因为总是胡思乱想浪费了好几味药材,心疼的我哇哇直叫,这时我听到身后传来了推门的声音,我扭过头,是宫。我欢喜的朝她走去,拉着她的袖子坐到了我的床上,和她讲今天看到的事情。

  她虽然惊讶,但是却还意味深长的看着我,然后趴在我的耳朵边和我说“你说你一直想着他,然后心砰砰砰嘛?”

  我疑惑的点了点头,她噗哧一笑又继续说“那,我估计你是喜欢上他了。”宫清脆宛若银铃的笑声环绕在我的耳边,脑海里都是宫的那句话“你是喜欢他了。”“你是喜欢他了。”“你是喜欢他了。”我呢喃着“我...喜欢他么?”我羞的拿起了桌上的药丸塞到了宫的嘴里,然后气狠狠的对她说“哼!让你开我的玩笑!这颗丹药可是让你在这一炷香里不能笑!”

  第二天,宫仍旧被她的师傅留在了那里学琴,我就自己去采药,想起他的话我的心又砰砰的跳了起来。我今天会遇到他么?我真的喜欢他么?他知道我是药师的弟子会不会对我诛杀?我...真的喜欢他么?我就这样胡思乱想着往前走,只听嘭的一声,我滑倒了在地上,当我缓过神来揉揉屁股准备站起来的时候,眼前一片阴影,是他。

  “你?”我惊讶的看着他,他只伸出了手把我拉了起来对我说“不想看到我么?那我走了。”语罢,他便转过身假装要走。我一把拉住的他的衣襟,“没有的!我...”他又忽然转过身来故作感叹的说,“原来你不想让我走啊!啊?”就这样和他打打闹闹下午的采药时光很快就过去了。

  晚上我回去的时候师傅召我去制药,我的心不在焉被师傅看穿,他只浅浅的对我说“如果喜欢,就不要骗自己的心。”然后便转过身去回了密室。我细细的品味着师傅这句貌似意味深长的话,我觉得我可能真的喜欢了他。

  就这样日子过了小一个月,每天下午宫不在就会和他一起去采药,晚上他也会偷偷的跑到药王谷来和我看星星,秦川的星星是我见过最美的,可能是因为地上的皑皑白雪衬得天上的繁星更加的耀眼。然后突然有一天,迷迷糊糊的我们在一起了。

  我和宫说了这件事以后,宫也减少了来找我的次数,师傅似乎也感觉到了,默许了他进入了药王谷。而他还不知道我是药师的弟子。过了两个月大概,我觉得是时候该向他坦白了,我把他约了出来郑重的和他说了,他只淡淡的说“我知道啊,可是我就是被你迷住了,所以我喜欢的是你,不是你师傅呀。”他还准备带我回太白去见他的师傅,我隐隐的有点害怕可是有他在我就只好安心。

  突然他消失了一个多月,我一开始以为他是忙了,可是一个星期一个星期这样过去了,他还是没有来找我,我心生了去寻他的念头。可我到了太白,我看到他和一位女子亲热得紧,我看到那女子挽着他的胳膊我就落荒而逃了。过了几日,独孤若虚敲开了我的房门,并希望我能离莫寒远一点,毕竟我是药师的弟子。

  我答应了他,躲在房间里疯狂的炼药,让自己不停的忙,这样就没有时间来想他,可是我错了。我晕了过去,醒来躺在师傅的房间,师傅和我说我走火入魔了。让我好生休养,他要出一趟门。过了四五日师傅拖着满身的伤回来了,身上都是太白剑的划痕,他不说,可我懂。

  我的伤渐渐好了,可师傅收到了宫师傅的传音说太白要攻下万雪窟,要师傅镇守第一关,我担心着,可我没有办法,我不知道和他再相遇我该怎么办,我...可能真的爱上他了,而我也忘不掉他。

  过了大概一个月,宫突然跑了进来哭着对我说“太白他们...他们杀了药师爷爷。呜呜呜呜...”我吓呆了,我的师傅,我的师傅...我拖着受伤的身体朝万雪窟奔去,看到了师傅倒在地上的残喘的身体,我握住他的手,对他说“师傅...师傅你坚持一下,徒儿这就给你医治...求你,求你再坚持一下。”我说着说着声音哽咽了起来,眼泪哒哒哒的掉在了师傅的手背上,师傅用他最后的几秒钟对我说“不要去报仇,过你的生活...”说完他便咽了气。我趴在他的身上大声的号哭着,这和一个月前的我趴在他身上号哭简直一模一样,可这一次,他再也不会抚着我的头对我说,“乖,师傅帮你报仇。”

  我感觉到有一阵目光,回过头看到了他,可还真是气派啊。呵,剑上的血怕是从我师傅身上来的吧。我努力的拉着师傅的尸体一步一步在太白的人群面前往药王谷去。眼泪和师傅的血染红了秦川的雪,我决绝的看着他,往前走了约百步我受伤的身体承受不住,晕倒在了路边,醒来的时候我躺在师傅的床上,我多希望那是一场梦,可是身上沾着血的衣服时刻提醒我,那是真的,太白杀了我的师傅。

  我慢慢的走了出去,他在门外师傅的尸体也在门外,我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抽出了他腰间的剑一剑直戳他的左肩“这一剑,是我替我师傅报的,我不会让你死,我会让你身为一个太白弟子却再也无法挥剑痛苦一辈子!”我对着他大喊着,大喊后我的头微微的晕,我恍惚中看到了他伸来的手,可我还是选择扶在了墙上。

  “如果你喜欢,那就再来几次吧,我...只能说对不起。”他的声音很淡,淡的好像我师傅的生死也很淡,他的生死也很淡,我冲进了房间,拿出了慢性的毒药,对着他说“你要赔罪么,吃了这粒药。”他接过了药吃了下去。“呵,不问什么药就吃,太白的人这样自信么?”我扶着墙讥讽着他,看着他逐渐痛苦的神情我心中生出了无限的快感。

  突然身后一阵剑风,我感觉到了是他的师傅,可我躲不掉,呵,我这羸弱的身躯,我终倒在了血泊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