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刀小说之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我叫柳小二,是财神商会下属客栈里的一个普通店小二。我名字普通、相貌普通、能力普通,浑身上下没有任何过人之处。

  我全身唯一不普通的就只有我的身世了。

  我曾经是个弃婴,当初在杭州凤凰集郊外有幸被正要出城置办货物的客栈掌柜捡到,被救回了一命。如果当初不是掌柜好心,我可能就真的死在了荒无人烟的郊外,没办法来这世界走一遭了。

  所以,尽管我没上过学堂,可是从小便知什么是得人恩果千年记。

  最近我总是时不时就盯着窗外的太阳发呆,每每等到太阳光灿烂得让人眼睛受不了才挪开视线。眼睛一下子适应不过来窗内的环境,于是我总是跌跌撞撞地回去原来的位置。客栈里其他伙计都觉得我最近中了邪——虽然他们没明说,但是我闻到了这几天客栈里突然浓郁起来的艾叶香。

  我知道他们是关心我的,特别是李运这小子,但是如果背着我说我中邪了的时候能不那么大声就好了。以为背对着我说我坏话就不是掩耳盗铃了吗?为了回报他们的关心,我决定向掌柜打小报告克扣他们这个月的工钱。

  第二天,从其他伙计那里得知被克扣了奖金的李运可怜兮兮地跑过来说:“柳哥,我上有老下有小,要是这月工钱少了的事情被我家那个母夜叉知道了,这不得家变了啊!”

  我故意板起一张脸,眯了眯眼睛回答:“这么快就知道你要被克扣奖金了?果然客栈里的风气要整治整治了。”

  李运听到这话仿佛比克扣他的奖金还痛苦,皱着一张脸说:“柳哥,这古人常言,‘饭后不八卦,才子变呆瓜’。你这不是要了我的命吗!”

  古人的棺材板要压不住了……

  李运这小子看哀求不行,干脆直接耍赖起来:“啊!我这家该如何是好啊!”

  我捂了捂耳朵,最终妥协,不再板着一张脸。平时干活不见他这么勤快,嚎起来还挺卖力。

  李运这龟孙子看我表情松动了,开始得寸进尺:“柳哥,那你告诉一下我们这些不懂事的,为啥你最近这么反常?”

  凭李运这大嘴巴,要是我说出来,不出两天,连后院看门的单身狗都知道我思春了!

  是的没错,我的确是思春了。谁叫我这样一个普通店小二却偏偏让我经历了戏文中不普通的邂逅……

  说是邂逅却是戏文里普通的情节,无非是我置办好货物回城,遇上流杀门劫财,最后被一位神刀女子救下。当时正是一天太阳光最亮的正午,她背对着太阳,纤细的身影挥舞着大刀,斩杀劫匪,毫不留情。刀锋折射着太阳光,灿烂得让人睁不开眼。在斩下最后一个人头之后,她一言不发就这样转身离去。

  我受人恩惠,对她念念不忘。

  “啧啧啧,明明就是一见钟情。别用什么得人恩果千年记的借口来掩饰了!还有,有没有人告诉过柳哥,你发呆的时候会自言自语啊?”

  “……我觉得你下个月的工钱也可以不要了。”

  “柳哥!你大人有大量就别跟我计较了,帮我去掌柜那里说说好话吧!”

  “……”

  原本以为这一点点的情意会烂在自己的小心思里一辈子,却在客栈里重新见到她的时候呼之欲出。

  她叫陆清琳,是下山历练的神刀弟子,最近一段时间来到凤凰集。这些事情都是我在她向掌柜要客房时站在旁边偷听来的。她住的房间是李运负责的区域。李运刚打算过来给拿到房牌的陆清琳指路,就被我一眼瞪回去了。

  我成功接替了李运的位置,踌躇不安地领着她去客房。送到门口之后,我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说出了口:“你还记得前几日你曾经在凤凰集郊外救过一个人吗?”

  她似乎认出了我,也许是她本身性格清冷的原因,动了动嘴,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就走进去直接关上房门了。

  她是认得我的!

  我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一整天干活都挂着笑。这次就算是我不肯透露,李运这小子也猜出来了。现在连后院的单身狗看到我都开始不友好地狂吠了。

  她吃过午膳之后就出门了,应该是去财神阁吧。听说最近传出孔雀翎图谱下篇在财神商会的消息,引得杭州百姓人心惶惶。许多江湖中人都来到了这个小小的凤凰集。

  来到了凤凰集以后,陆清琳每天早出晚归。好像因为她在试炼中战胜了白邓通等人,被财神阁特别器重。

  尽管如此,只要她一在客栈,我就不断地制造“偶遇”,虽然每次都被她直接无视了过去。我还利用店小二的职务,以权谋私,给她全店最舒服的被褥,最好吃的酒菜。客栈的伙计一开始还十分鼓励并且配合我,到了后期都摇摇头说我疯掉了。我知道自己没有中邪没有疯掉,我只是在报恩而已。

  “报恩报恩,就你爱拿这个当借口!承认一下你暗恋人家有那么难吗?不过刀娘理都不理你,你还是省点心吧。别拿克扣我奖金当挡箭牌,我告诉你我现在不怕了!为了大兄弟你的幸福,我冒着家变的危险也要来劝劝你。”

  我静静地看着李运慷慨陈词的发表了一大通言论就走了。我决定不再为他保守他前几天调戏女客人的事情了。

  我以为我可以一直这么假公济私地报恩下去。可能是老天爷对我一直安稳的生活有意见了,用一场大雨浇了我一身狼狈。

  最后一次见到陆清琳的时候,是一个阴天。那天流杀门扬言进攻财神阁夺取孔雀翎,实则抢走坤宫反吟结。她追出凤凰集郊野斩杀流杀门等人。  

  我叫柳小二,是财神商会下属客栈里的一个普通店小

  天空乌云聚拢,越来越暗,打了好几个旱天雷,最后还是下雨了。

  听活着回来的财神阁守卫说,陆清琳在盘龙镇中为了救一个来不及逃走的老妇人被贼人暗算,最终倒在了滂沱大雨里。

  虽然那天并没有太阳,可是我知道她那被雨水打湿的刀锋一定比正午的太阳更加光亮。

  我去陆清琳的客房里将她的东西整理好,交予财神阁的人。他们会将这些东西连同她的骨灰一同送回去徐海。

  她从来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无论是救了我的时候,还是我每天假装偶遇她的时候。她可能一早就知道我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在腥风血雨的江湖,而我,可能一辈子都会留在繁华而安稳的杭州。

  同样是正午阳光灿烂的时候,我收拾好包袱敲开了掌柜的房门。

  “掌柜的,谢谢你曾经救了我。我每天都在想,多亏了掌柜救了我,我才能活在世上,所以我总是想报答掌柜的恩情。”

  “好端端地怎么就说起了这些往事?”

  “所以我每天努力地生活,当店小二,安安稳稳。可是我现在想要自私一回了——我要和财神阁的人一同去徐海!”

  掌柜一下子沉默起来,半晌他终于说了一句话:“你可想好了?万一你真的成为了神刀弟子……这江湖可不比客栈安稳啊!”

  “我的生活从遇见陆清琳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不再安稳了。”

  既然我这辈子都没办法再见到她,那么就让我去她去过的地方,练她练过的招式,经历她经历过的事吧。

  过去,我曾经怀揣着不安却动人的情意,碌碌无为地过着日子。如今,我心有故人,怀刀随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