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刀头饰呆呆衍生小说《玄猫》

  她独居在这里已有数载。

  ——照料院子里的花草、灯下读几页书、邻里的相互寒暄……几乎就是她生活的全部内容了。

  这一日,她照常打扫完了院子,走到门口伸了个懒腰想要休息片刻,却忽地听见近处传来几声微弱的猫叫。

  她下意识向门边一望,果然,一只小猫蜷成一团卧在那里,见她终于注意到自己,一瘸一拐地走到她脚下,像是在求助。

  “呀,你受伤了啊?”她蹲下身子——这是一只黑而带赤色的玄猫,传说中驱邪辟祟的灵物。而此刻,它的后腿似乎被什么东西咬伤,有些血已经干涸在伤口周围。

  她当即抱起它,进屋——清理伤口——上药,最后用透气的纱带包扎起来,还打了一个小小的蝴蝶结。

  “乖……”她抚摸着猫咪的背呢喃着,她并不知这猫的毛色有何玄机,只当是一只普通的小黑猫。

  “你就在我这儿,乖乖养伤,不要乱跑,知道吗?”她点了点小猫的额头,对方当即“喵”地应了一声,似乎聪明得很。

  常年孤身一人,如今突然来了这么一只小猫,她心内也是欢喜得紧,每日里给它换药,喂它吃小鱼干,看它懒懒地躺在院子里晒太阳,突然觉得有这么一个小东西陪着也挺好。

  ——“好了好了!不能再吃了!”她转身不知把小鱼干藏在了哪里,它喵喵叫着,明明闻到了就在附近,却怎么也找不到。

  

  她独居在这里已有数载。

  这一日,她在屋内烧了些热水准备沐浴,正用手试着温度,却发现小猫抬起头好奇地看着她的动作。

  “怎么,你要不要和我一起洗?”她褪下身上最后的罗衫,踏入木桶之中,笑着问道。

  谁知对方却突然尖锐地“喵”了一声,随即跑出了屋子。

  她坐在桶里,心觉好笑:“难道这小猫也会害羞不成?”

  她不知道,那小猫径自跑到门外那片湖边的树下,眼瞅着四处无人,悄悄伏下身子——身形渐渐幻化,毛皮尽数褪去,最后竟化作一个身着黑衣的俊俏男子。

  “他”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望向湖中的自己——虽是成年人的样子,却一脸未脱的稚气,加上头上两只猫耳,看起来倒有几分怪异的可爱。

  他摇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呆呆站了好一会儿,才蹲下身子,看看自己腿上的伤。

  “已好了大半……”他自言自语着,回想起当日险胜了食人的狼妖,却因伤势过重不得不先化为原型,幸然得她照料,否则真不知要多久才能复原。

  是了,他自己本也是妖,与那些或隐居避世或肆意害人的妖精有些许不同的是——虽天生属于灵兽,却又带着些人间烟火气。且决意要行善事以积修为,早日飞升成仙,故而离人类居所越发近了,每日里耳濡目染那些江湖传闻市井杂谈,不由也心生向往起来。

  他继续在湖边伫立了许久,直到落日余晖已洒在湖面上,才又前后左右望了望,不多时变回小黑猫的样子,欢快地向着来时方向归去了。

  彼时她已沐浴完毕,正坐于镜前梳着如瀑的乌发,只听见一声猫叫,随后一团黑色的小东西便跃上膝来。她先是一惊,随后嗔怪着点了点小猫的额头:“伤全好了?当心又崴着脚!”

  他对这语气十分受用,不由将整个身子都舒展了开来,慵懒地享受着她的抚摸,不多时便睡着了。

  他从前常认为兽型时行事不如人型方便,现在却突然觉得做只小猫也不错。

  就这样,他这么一直呆了下来,直到腿上痊愈亦不曾离开。每日出去玩时便找地方变成人型——帮婆婆提几桶水,帮孩子买几颗糖···这里的人也不知他从何处来,只当是个热心的年轻人。只是太阳落山后,他总会立即离开,回那个家里——做回她的小猫。

  这一日他正挑水时,旁边的农妇将他上下瞅了瞅,带着几分打趣笑道:“看你每天这么闲,想来也还没成家吧,要不要让大娘给你做个媒?”

  在人间许久,他自是懂得其中意思,红着脸摇了摇头,不知怎么就说道:“谢···谢谢大娘,其实我,我已有意中人了。”

  语毕自己也是一惊,意中人···除了她还会有谁呢。

  “哟,是哪家的姑娘,告诉我,我去帮你说说!”那农妇兴起,便想打听个清楚,他慌忙将水放下,逃也似地离开了。

  农妇叉着腰摇了摇头:“这么大小伙子还害羞,怪不得连个媳妇儿都没有。”

  他背靠在树上,心跳的及其厉害,一瞬间胡思乱想了许多。

  “若是突然告诉她···会不会被看成妖怪讨厌?虽然本来就是······”

  “···会不会把她吓晕过去?”

  “若是真的能在一起···还要修仙么?”

  他想了好久好久,想到夜幕完全降临,星星缀满天空。

  最后他下定决心——回去坦白,接受就放下一切好好与她相守,被“抛弃”就断情绝爱老实修仙去。

  他第一次以人型走回那条路时,却感到了一丝不寻常。

  已经消失的危险···隐隐的血腥。

  他在夜色中狂奔起来。

  不曾想,第一次以人型相对时,竟是如此光景。

  她满身血污倒在地上,多处受伤,手中犹紧握着剑,身边亦倒着四五个已经毙命的黑衣人。

  许是他瞧起来太过面善纯良,许是她看出他眼中难以置信的悲伤与绝望,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抬了抬手,然后了无遗憾地合了双眼。

  他来不及多想,顺着她方才指的方向,翻开墙上一副画轴,敲了敲墙面,一个暗匣应声而出。

  里面是一卷他看不懂的江湖密宗,和半包小鱼干。

  他看着手里的东西,哭着又笑了。

  怪不得他找不到,竟是被藏在这里。只是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把这两样东西放在一起?  

  她独居在这里已有数载。

  一刻未停——他以灵力保她尸身不腐,来到秦川。

  凡人不知,此处有一道界限,只有妖方能通过,回到万妖之界。  

  她独居在这里已有数载。

  妖界之王的声音很远很轻,抬眼却已在他身前不远处。

  “你想用自己千年的修为换她一命?”似是司空见惯了这些事,他还未开口,她便已知他的来意。

  “是,飞灰湮灭,不入轮回,亦在所不惜。”他伏下身子,重重一拜。

  “呵。”有如嘲讽,又宛如轻叹,“不至于,你只会彻底变回原形,化为普通生灵,连妖都无法再修成,只有十几年的寿命,亦不会再记得前尘所有。所有的一切,都如人间一只再寻常的猫一般无二。”

  他眉心微蹙,随即又落下泪来。

  让他忘了这一切,他是当真不舍。

  可三界之内皆有规矩,他要人死而复生,就不得不付出比千年修为更多的代价。

  “我愿意。”他起身,眼中是从未有过的坚定。

  元神聚散的前夕,他最后一次看到的,是复生的她缓缓前行的背影。

  “从前身为灵兽时,总想着修炼成妖。等修成了人型,又想着飞升为仙。无欲无求谈何容易,如今,我只想陪在她身边,短短十几年,也无妨了。”

  她自树下醒来,只觉得恍惚之间做了一场很久很久的梦。

  而自此以后,那卷江湖密宗,那些陈年旧事,也都与她再无干系了。

  这时一团黑色自远处向她奔过来,她微微弯腰,一伸手便接住了。

  “走,我们回家去。”

  夕阳西下,暮色四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