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刀短篇小说 青龙永夜剧情玩家版走向

  唐门,总堂巴蜀,位于四川中西部,门派弟子众多,与蜀中青城派,青波门并为川西三豪,其中以唐门的实力居首,在近两百年家业遍部八荒,在江湖中也是最富有的名门正派。

  唐门的暗器毒药独步武林,后与朝庭霹雳堂和亲,为宋军改良火炮,并独创傀儡暗器结合,以便在江湖走动,时至今日,放眼天下,绝对没有一个武林门派与之相比,唐门行事风格亦正亦邪,也没有一个江湖中人敢惹,门中有喝不完的美酒,讲不完的故事,但故事的结局往往不太美好,也许悲情的故事才能让人记住。

  “夫人,喔不,小姐。”

  “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我有这么老吗?记住,唐家只有我一个大小姐,就是我明月心,今天我心情好,就不跟你计较,若有下次,我就割掉你舍头拿去喂狗”明月心严肃的说道。

  “要是所有的家丁丫鬟都被你割掉,我想姑姑再也听不到新月山庄白云轩已自尽的好消息”,整个唐门,也只有唐二敢跟明月心这样说话。

  “呃?哈哈哈!就凭她白云轩也配跟我抢男人,公子羽属于我的,若不是他为了天香秘籍《青囊书》也不会跟我演这一场戏。”

  忽然阴风大作,远处的迷雾中有个人影,背着一把刀,一把很黑的刀,也许这样的刀配合他健壮的身躯再好不过,那这个人到底是谁呢?有着这样深厚内力的人着实不多,除了名侠李寻欢和江湖第一杀手荆无命师徙以及盗帅楚留香,神水宫宫主水母阴姬,嗜酒如命的胡铁花,可这些人不是游山玩水就是盘居大漠老巢,就连夜晚神鬼鬼末的蝙蝠公子也呆在东海距移花宫的小岛上,这个人就是傅红雪,也只有他步履蹒跚,连杀神都来唐门观光,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唐门弟子虽行中江湖无人敢惹,那么傅红雪如果想杀一个人没人拦的住,难道他也是为《大悲赋》…

  “傅公子远到而来乃是小女子的荣幸,今日我早已备好美酒佳肴等公子品尝。”

  “现在我跟傅红雪有事商酌,若没我的允许不许让任何人打扰,除了他,若我有不测以杯为号”

  桌上有几坛美酒,都是上坛的好酒,桌中有麻婆豆腐,青椒回锅肉,还有蜀北凉粉,麻辣红烧鱼。傅红雪拿过一坛酒,打开封泥一咕噜一饮而尽,明月心的手也不曾停过,因为她觉得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

  夜色朦胧,一弯新月缓缓升起,卓上的盘子和酒坛越来越多,他爱喝酒,只有酒能麻醉自己,他的酒量惊人,除非飘泊不定的胡铁花,雄狮堂堂主朱猛,恐怕很少有人企及,就算是敌人的酒一样可以喝的酩酊大醉,能喝酒的人,那么他一定交友广泛,如果世上还有死更可怕的东西,那就寂寞。他不能死,也可能死,因为当今世上想杀的人很多,但能杀他的没几个。曾经的恩怨早已过去,如今面对朋友的嘱托,他不能放手,面对死亡也不曾惧怕。他的脸色越来越沉重,能喝酒的人并不代表不醉,他也不例外,同时他喝的是蜀中最纯最烈的酒,吃的是最辣的美味。

  “想必公子对大悲赋不曾放下,若公子想要取回就要答应妾身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翠儿,为傅公子沐浴更衣”

  丫鬟小翠扶着傅红雪蹒跚走到浴池,池中喷泉雾气蒙蒙,上面飘浮着天香谷的花瓣香料。“现在你退下,我自己来。”傅红雪冷冷道。

  傅红雪裉去全部外衣,只留下襟衣未褪,此时一双粉红而雪白的双手搭在傅红雪背后,并慢慢褪下少有的白色襟衣,黝黑的肌肤上条条伤痕,全是一个受伤的男人心伤,外伤,全身都是伤。玉手指甲修长,一块块刮下那久日的伤疤,她有洁癖,但比起跟她交合过的男人算不了什么?秋水清,公子羽,但她没有丝毫情素之意。

  “快说,我想要的东西条件是什么?”

  “公子莫急,这个条件其实很简单”,明月心的手从未停下来,一个女人习惯了与男人的生活,有一天她只身一人,身边没有一个男人陪伴,内心的火会积越深,哪一天遇到一个自己中意的男人,那么她想到的就是把全部给他。

  傅红雪虽外表冷酷,心里也渴望,最让他难以忘怀的是年少时在大漠边垂的歌姬翠浓,碰过他的女人不多,除了翠浓和马芳玲。粉红的丝帐下,两人互相安抚,白色的床单上已被水渍浸透。

  翌日,一道晨光照向傅红雪的双眼,他半睁半醒,始终睁不开眼睛,嘴角露出了他不曾有的微笑,也许昨晚的梦是那么美好,但脸色又紧皱起来。

  “虽然你跟翠浓十分相似,但你永远比上她。”

  “我要的已经得到,那我也把你需要的东西给你,希望傅公子且行且珍惜。”明月心取下发簪,双眸含情盯着傅红雪,然后发簪落入他手中,紧接着直奔后山,一直蹒跚的步伐比平时快了许多。明月心望向窗外盯了许久,并自言自语道:“别怪我无情,只怪你不能给我想要的。”

  唐门后山禁地,傅红雪打开明月心所给的机关图,并按五行八卦一个一打开石柱机关,当最后一根铁柱升起,然后用内力一宁,右手边的石壁出现一道石门,他打开火折子,并点燃了火把,然后径直向里走去。秘窟很大,石壁长满了青苔,并有细流顺着石壁流下,顺着水巣流进密道。忽然,傅红雪停下了脚步,心想,八荒弟子精英应该已到,因为他沿路已作暗记,果不其然,有一行15个人直接走了进来,其中有太白门下第子两人,天香谷四人,云巅五毒教两人,还有襄湖北襄州真武大弟子两名,还有神刀堂和神威堡第子各两名,唐门弟子一个。

  幽暗的秘窟中透下点点星光,顶上细洞的位置好像天上的星斗按顺序排列。

  “你们八荒弟子格外小心,明月心能让我们轻松进来,也能轻易把我们埋葬”。八荒弟子拱手作揖,以礼相别后傅红雪众身一跃,密室中的水池淺起一道水花,就像一个铁球掉进水中,回音很短暂。

  “傅大侠一个人走了,我们怎么办啊?”,其中一个天香小师妹说道。

  领头的神威大弟子说道:“傅大侠的功力深厚,除了公子羽我想能与之相比没有几个,每个队领头弟子一定要保护好天香谷师妹,没有她们,进去的路步步凶险,这可不是万雪窟,这里面少不了暗器机关,恶獐毒物。”

  “他奶奶的,什么破八荒,掌门自己不来,偏叫我们来做这苦差事,上次我们大弟子笑道人用离渊内功护体都没挡的住公子羽,百晓生的棋艺高超,但是也挡不住他一掌,掌门不是叫我们来历练,而是叫我们来送死。”一个真武弟子埋怨的说道。

  “公子羽武功虽高,但上次在万相门已中白云轩的血衣衣蛊,此毒对习武之人危害极大,若不能积时解除,日积月垒,到那天会暴体而亡,就算他公子羽有了大悲赋护体,但有血衣盅在对我们够不成多大威胁,血衣盅除了薛无泪能解我想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只要我们所在的八荒弟子团结一心,前有傅大侠引路定能打败公子羽”。

  神威大弟子带着众人沿着主通道一直前行,忽然走到里面发现一个大厅,一个正圆没有一点棱角,不得不佩服百晓生的智慧和唐门工匠超高的工艺水平。

  “大家小心,这是唐门密室,明月心没这么好心让我们一直平安进去”,为首的大弟子说道。

  “头儿,想不到你征战沙场,杀敌无数,来到这种地也有害怕的时候”一个全青刺青的五毒弟子轻篾的笑说道。

  “我相信头儿说的没错,小心驶得万年船”,太白弟子诚恳的说道。

  忽然,一道轻风飘过,所有人都寄出武器保持戒备状态,神威大弟子站在人群中同样寄出散发橙色光芒的长枪,看来里面早已有埋伏。

  这时,一个神刀弟子往前迈出一步,忽然听到戈嗞一声,头上出现了千把弓弩,每把都瞄准八荒弟子,走在最前面探路的神刀弟子纹丝不动,生怕触动机关。

  “怎么办头儿?喂……快想想办法,哦对了,唐门那个叫唐情媛的妹妹,你可知道这机关怎么破解?”一个天香小师姐焦急的说道。

  唐情媛没有马上回答,隔了一会儿慢说道:“我虽是唐门弟子,但从未听说这里有块禁地,若是本门所管禁地,掌门也不会让外人涉险,除非是掌门的心腹方可入内,再看密室建造风格,水准不在我唐门之下。”

  看众人都没解决办法,站在内圈的一个叫秋灵玉的天香谷弟子说道:“神刀堂不是很威风吗?每次会武都不让一下,对了,还有太白,你们门派弟子众多,精英辈出,要不你们其中一个帮神刀弟子一把,看你们门派弟子长相俊朗,如果能保我们出去,或许我可以给你们介绍几个我门师妹,她们可不想一辈子呆在谷内,现已到了出嫁的年龄,我就免费给你们做回红娘。”

  天香谷的激将法果然有用,这时,一个太白弟子起身起身飞出,飘飘然落到受困的神刀弟子身边,他并不是因为天香师妹的几句话就去出风头,而是受风掌门嘱咐,要与八荒弟子和平相处,每个八荒弟子性格炯异,不可争执,同时不要失了本门的颜面。好像这个太白弟子与神刀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同时喝道:“若我们能全身而退,有请姑娘下嫁与我。”

  这时,说当红娘的天香师妹小脸通红,以前从未有人这样羞辱过她,虽然他们长相不凡,嫁予他们也不会亏待她,但在八荒师兄弟面前说这样的话实在有些难堪,于是使出独门暗器,并打到了室顶弓弩上,脱弦的箭雨喷身而出,若是换成常人,这时太白和神刀就成了刺猬,可他二人并未未毫无准备,神刀弟子和太白分别使出本门绝学天地风火和无痕杀意,片刻之后箭雨停止,无数断箭已化为灰烬,这时众人才松了一口气。休息片刻之后,领头神威带着众人走向室中大圆桌,其中一个真武弟子伸手抓向宝箱,忽然被神威大弟子喝斥道:“知道你们都想带回本门秘籍,难道刚才的教训还不够?”真武弟子心想,如果箱子里有灵丹妙药也许能使掌教师兄好的快一些,以百老鬼的心性,里面所有的宝物绝不会有无用之物。

  宝箱终于打开,忽然从箱底三个小洞喷出三种颜色烟雾,只一会儿就布满密室,众人身后的门早已紧闭,没有一丝缝隙,这时从众人身后走出来一个人,身穿紫色衣服的男人。

  “这毒雾我想在场的各位早已领教过,这里的东西是先生花毕生精力所收集,你们谁也别想带走,如若不然我会让你们为先生陪葬。正好内室中有十五个棺材,一人一个,我想先生在九泉之下明白我的苦心。”

  此时,神威弟子把薛无泪逼退到内室主门的交界处,众人在神威大弟子的主攻下各施绝学,打的薛无泪还不起手来。

  “你们肯定不知道此毒叫什么,那我就告诉你们,它叫‘血衣盅’,那个自称孙思邈后代十二代弟子的怪老头也想想我到我会混着用。若是你们走不出这密室,超过半个时辰,这毒永远伴随你一生,就算华佗在世也治不了,每天享受血液倒流心房的感觉。”

  “薛无泪,你好毒,我们既然来到这里就没想过活着回去,赶快打内室,不然,这里才是你的葬身之地,”为首的神威弟子说道。

  这时,内室旁门出来一座轮椅,上面坐着去世不久的白晓生,脸色苍白,目光呆滞,勿然薛无泪从袖中寄出几根银色丝线,丝线尽头是几玫银针,当他使出内力传到百晓生劲部,百晓生好像活了一样,随即在他身前又出现了一巨大棋盘,难道百晓生不服曾经在万雪古窟的残局?

  “薛无泪,说你聪明那是太抬举你,你可不知道我们八荒弟子精通琴棋书画的人大有人在?你们的残局已困不住我们,”为首的天香红娘师妹轻篾道。

  “先生的实力虽不不及公子羽,但你们从未见过他老人家真正实力,他没有死,只是睡着了。”

  百晓生身前的巨大棋盘已被启动,上面没有黑白子,取而代之的是楚河汉界,八荒弟子早已隔开,薛无泪脱身飞到百晓生身后,在丝线的拉动下,百晓生做出同样的动作,百晓生站在将位上,前面有两兵,两车,两炮,又是残局,这种棋法江湖上很少流行,除非是征战沙场的将帅才用的上,棋子是根据名字做成,所以形状各异,每个棋子都有机关,棋子的材料都由寒钢所铸,普通的兵器伤害不了,所以不能硬拼,不然里面的人都会粉身碎骨。

  “头儿,百晓生生前跟我们下棋让我们吃尽苦头,今天他一个活死人还想跟我们下局象棋,可这棋民间并不流行,该怎么办”,为首的真武弟子急道。

  “薛无泪,你也太小看我神威堡无人,从小我就已学会此棋,今天就让军爷我陪你走一朝。”

  “师弟,你与神刀和五毒弟子三人拖住薛无泪,我带其他八荒弟子陪他下棋,没有我允许,你们不得前来棋盘。”

  一个时辰后,神威弟子终于破掉这残局,紧接着百晓生炸了,只留下残缺的衣服。

  “先生…属下无能保护好周全,若有来世,我愿一直追随先生”。这时天香弟子给八荒其他弟子护住心脉,突然薛无泪身躯破了一个大洞,鲜血狂喷而出。

  “大家小心,这血剧毒无比”,神威弟子情急的说道。

  这时八荒弟子闻讯三段飞出,每个天香弟子安然落地马上用琴弹奏绝音之曲,各派弟子同时寄出毕生所学,终于打败了薛无泪。

  “一个薛无泪就让我们吃尽苦头,越到后面就越危险,各位师兄弟,就在此打坐运功,等余毒逼出后继续进入后面的密室,今日不把明月心和公子羽等江湖败类一并铲除永不回师门。”

  八荒弟子静坐室中央,后面即将面对的是更艰难的挑战,也希望他们能早日完成师门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