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刀短篇小说《金兰谱之兄弟篇》

  黄天在上,后土在下。我兄弟三人,愿结义金兰,守望相助,肝胆相照。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

  黄天在上,后土在下。我兄弟三人,愿结义金兰,守

  孙亮,孙平,风玉楼,三人结为异性兄弟,孙亮为长兄,孙平为二哥,而风玉楼年纪最幼,又极为聪敏,是以时常被两位哥哥保护。

  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一个人若被利益蒙蔽了双眼和心智,他便什么都能做得出来。风玉楼正是如此。

  因为他如此的聪敏是从小的生活环境所迫,本来他是员外之子,该有着相对富庶的生活,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一伙劫匪洗劫了他家,父母惨死,家仆四散逃逸,他趁乱逃出,当时的地方官府与劫匪同流合污,毫无作为,他便开始了流浪的生涯。

  即使才小小年纪,因此从小便尝尽了人情冷暖。他不明白他的生活为什么会便成这样,他既恨那些劫匪,可又发现没人制得住那帮劫匪。而后他有幸拜入太白,习得一身武术,却闻那帮劫匪早已改邪归正,他若提剑上门,反倒是他落了污名。

  而此时,他遇到孙平孙亮二人,隐去劫匪姓名委婉地将心中郁闷与此二人抒发了一通,两人顿觉不平,说着要去帮风玉楼端了那劫匪老巢。随后三人效仿桃园结义,成了兄弟。孙平性情憨厚,率先邀请风玉楼去他们家做客,而那一次做客,却是风玉楼一生的噩梦——他再次见到了杀他父母的仇人,也恰是孙平孙亮的父亲孙大虎,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劫匪。

  风玉楼知道他当拔剑而起杀了那人为家人报仇,可并不能。当他看向孙平孙亮的时候,一种被欺骗的感觉油然而生。

  那一刹那,他知道了。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更没有绝对的对错。

  然后,不知道是在怎样的心情下,他竟然面色平静地讲出了当年的事情,引得孙平孙亮大惊,这才知道自家爹原来曾是个土匪。

  正是经此一番,风玉楼知道了孙大虎弃恶从善的原因,因为孙大虎找回了他失散多年的两个儿子,所以要从此积善,并且对曾经山匪的经历闭口不提。如果不是这次风玉楼找来,孙平和孙亮大概一辈子都不会知道。

  而当时风玉楼作为太白弟子来访,在江湖道义下,他自然是得原谅孙大虎,否则就是气量狭小,但是他也要求孙大虎去他爹娘坟前磕头认错,否则就是他不孝不义。

  那时的风玉楼头脑特别清醒,从没有过的清醒,衡量着每一步的得失。

  而事实证明,他并没有做错。

  因为在那之后孙平孙亮自觉对不住结义兄弟风玉楼,无意识地把自己的命交给了风玉楼。甚至后来孙平救了他六次,身上刀伤剑伤无数,甚至断了一臂,留下残疾。

  可他虽然权衡着每一步,想要走到更高处。他知道他不会是个绝对的坏人,更不会是个纯粹的好人,所以他背叛了孙平,将他出卖给了仇家血衣楼。

  再后来孙平死了,死之前还一直护着风玉楼,让他快逃,然后孙平万箭穿心而死,风玉楼在孙平的身后被护得毫发无损。

  那时薛无泪看了一眼孙平的样子,又看了一眼风玉楼面无表情的样子,叹了一声,“你可真是无情!我要是有这么个兄弟陪我出生入死,定舍不得他如此受骗。”

  然后风玉楼终于有了点表情,却是笑了起来,站在孙平的尸体旁边,笑得很是欢快,然后说,“成大事者,需不拘小节。”

  “没想到孙平的命于你而言不过是小节,你不怕孙亮找你拼命吗?”薛无泪面容姣好的脸上浮现一抹戏谑,似乎已经看到了孙亮看见孙平尸体暴跳如雷的模样。

  “孙亮而已。”风玉楼敛去笑容,眼神闪过一抹寒光。总有一天,孙亮也会是这个下场。

  薛无泪笑了笑,对此不可置否。孙亮对他薛无泪而言确实不算什么,但是对风玉楼而言,那可就不一定了。

  “那风大侠,合作愉快。”

  风玉楼对此并不做反应,他当然看得出薛无泪似笑非笑的眼神里涵盖的轻蔑和不在意,不过没关系,总有一天,没有人敢以这样的眼神对他。

  那一天,孙平和风玉楼深入血衣楼,孙平亡,风玉楼被及时赶到的孙亮带人救走。

  那一天,风玉楼知道,世上再无如此真心护他的孙平,但是他也知道,在未来,保护他的人只会多,不会少。

  那一天,风玉楼不会知道,其实孙平对他的背叛早有预料,只是从不敢去怀疑,而直到最后,那万箭齐发,他还是选择了下意识保护他的兄弟。

  那一次回去,孙亮果然如薛无泪所料暴跳如雷,甚至怀疑风玉楼是不是故意害死孙平的,否则为什么孙平万箭穿心死了,风玉楼却毫发无损?所有人都在怀疑风玉楼。

  可风玉楼只说了一句话,“我若想报仇,到你家做客的第一天就该杀了你爹,但是我没有,那天没有,现在没有,今后更没有。”

  然后孙亮就相信了他。风玉楼平时所作所为确实如君子高风亮节,而如今他毫发无损,其实他早猜得到,全是孙平拼死所护。因为孙大虎当年杀了风家父母,孙平和自己都像背着风家一条人命在活着,所谓父债子偿,大约就是如此了。

  孙亮自己也知道,若是换做自己,他也定会护风玉楼无虞。因为是自己父亲欠他的。

  而后来的后来,孙亮也死了,也是为了救风玉楼。那时,风玉楼本该作为人质昏迷着躺在一旁,却在孙亮死去的一瞬间睁开了眼睛,紧紧地盯着那个人。

  “风大侠怎么不装睡了?我还以为你是不忍心看着他死。”明月心笑眯眯地看着他,眼睛里全是温柔,又仿佛全是假象。

  风玉楼又笑了,笑得开心极了,“怎么不好看呢?这应该是我最想看到的一幕了!”

  “真是恶毒的心思,人家杀你父母,你却是要绝人家的后啊!”明月心依旧笑着,声音像是揉了蜜一样。

  风玉楼笑而不语。一如当年,他也是如此笑着和孙平孙亮结拜,可如今,早已物是人非。孙亮和孙平错信了风玉楼,死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死。

  但风玉楼知道,仇恨到此为止了。自孙平孙亮死后,他风玉楼此生再无污点。而孙大虎,作为孙平孙亮的结义兄弟,他自然是会好好孝敬他,让他安度晚年,也算是当初金兰结义一场。

  此后风玉楼的一生,当真是如他所愿,再无半点污点。他游走于青龙会和八荒的边缘,一边面不改色地害人,一边又尽心尽力地救人,一边作为害死孙平和孙亮的凶手,一边是照顾着孙大虎的晚年的义子。

  你若问他想要什么?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你若问最恨什么?他可能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个人绝对不会是孙大虎。

  这金兰一场,兄弟一场,情义一场,到最后,孙亮和孙平对他愧疚居多,却也有了防备,他们防备着他和孙大虎见面,防止着一切的矛盾,和最初的志气相投大不相同。而这一切,风玉楼看得清楚。或许是他要得太纯粹,反而容不下太多的杂糅。也或许是,他忘记了最初的仇恨,反而容不下他们。谁知道呢?毕竟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子非吾,焉知吾不知鱼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