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刀同人短篇小说《所爱隔山海》

天涯明月刀

  “老爷,港口来人说前些日子海上起了大浪然后又是接连的雾天,怕是少爷已经在海上迷失了。”老管家跪在地上泣着说。

  “这…”郑家老爷本挺立的身躯砰的一声瘫软在身后的椅子上。

  “我现在就派船再去找少爷!”老管家转身向外面跑去。

  [两年后]

  老管家正在和郑老爷在讨论商铺的生意。

  “管家,港口来人说要找您。”一个下人趴在老管家的耳边说着。

  “老爷,我先下去一下。”老管家向着老爷说,老爷向他示意之后,老管家一会以后脸上半沉着装笑走了进来。

  “老徐啊,港口来人了吧,要是找不到就算了吧,人各有命,我也看开了,可能是晋儿和我的父子缘就到这了。”

  “老爷,这…”老管家迟疑的看着郑老爷。

  “这两年咱们郑家的船,合计合计已经去了十七八次了,也迷失了几只船,再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到时候晋儿想回来都找不到家了。一会你就去为晋儿准备丧事吧,明天就为晋儿在祖坟里立碑。”

  “是…”老管家退下去之后,郑老爷看着房中的郑晋今年他寿辰送他的字画哀叹着。

  第二日,郑家上下都在为给少爷午时立碑忙碌着,门外的下人冲冲撞撞的跑入了郑老爷的房间。

  “老…老爷…少爷…少爷回来了。”下人说完以后大口喘着粗气。

  “什么…晋儿,我的晋儿回来了?”郑老爷抓着下人的肩膀。

  “是啊…老爷,少爷不仅自己回来的…”下人的话还没说完便感觉肩膀上的轻松,只见郑老爷向着门外的郑晋跑去。

  “爹…晋儿回来了。”郑晋跪在了地上,怀中却抱着一男婴。

  “这…这孩子?”郑老爷疑惑的看着那孩子发问。

  “算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郑老爷扶起了郑晋,眼中流下了这一年都未流下的泪。

  约么八年以后,郑老爷病去了,郑家的上下家业都交由了郑晋。郑晋当年带回来的孩子也长成了杭州城的才俊,郑晋一直都未娶,也未曾对外人说过这孩子的来历,可当年滴血认亲也确实证明这是郑晋的孩子。

  “京儿,你先坐下,你今年也二十二了,爹也是时候告诉你你这么多年疑惑的事情了。”郑晋唤了郑京到他书房。

  “爹,我的娘亲是谁?”郑京问着。

  “当年我在海上遇到了海难,船勉强挺过了风浪,在那之后又接连的来了大雾,我当年晕了过去,以为我的这辈子就这么结束了。”郑晋看着郑京的眼睛回忆着当年。

  二十二年前

  郑晋只感觉身上暖暖的,像阳光打下来的感觉。他缓缓睁开眼睛又被阳光刺着眼睛。

  “你醒啦?”一个甜甜的女声响在他耳边,郑晋感觉脸上的阳光消失了,借着这阴影睁开眼睛看到了一位妙龄女子。

  “姑娘救了我?”郑晋试图坐起来却感觉浑身无力。

  “是啊,你先别坐起来,你都在这海边昏迷了好几天了,肯定坐不起来啊,我去给你找点水喝。”那女子的声音又在郑晋的耳边响着。

  “那多谢姑娘了。”郑晋静静地躺在沙滩上,听着那姑娘走远又走近,感觉着海浪带来的海风。

  “你先喝点水,一会看看能不能坐起来。”那姑娘蹲在郑晋的身边看着这个外来的人。

  到了晚上,郑晋在吃过昏迷好几天以后得第一顿饭以后坐在椅子上问着那姑娘。

  “姑娘,这是哪个海岛?我来时已经没有船了么。”

  “这?这可是你们中原人说的危险地带。”那姑娘笑着对郑晋说着。

  郑晋知道回不去中原以后就和那姑娘在这岛上安然生活着,计划着造船回杭州,他和那姑娘的情感却比他的造船速度快的很,那姑娘约一年以后便有了现在的郑京。

  郑晋本以为日子就会这样过去,没有商铺的利益纷争,没有朝中的政党乱斗,悠然自在着。当那姑娘生下郑京之后,郑晋想起了他在杭州的爹,望着海叹着气,那姑娘看在眼里,便在产下郑京之后一周的那天晚上,用法术把他们父子二人放到了船上,把船送到了杭州港附近。

  “这就是当年爹发生的事,京儿,如今你已经成年了,爹也放心了,爹要去寻你娘了,不然这么多年她一个人我不放心。”郑晋从桌中拿出了郑家的家主印交予了郑京。

  “我下周便会起航,船已经准备好了。京儿,照顾好郑家。”郑晋看着郑京的眼睛托付着他郑家的大小事宜。

  下周郑晋一个人开着船往大家说的死亡之地开去。

  “灵儿,这二十多年,你还好么。”郑晋对着海面念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