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明月刀短篇小说之《山下遇江湖》

  我是九华山寨上的山大王,至于我为什么是山大王,因为我爹是山大王,而且也只有我这一个儿子,也就是说我生下来就是当山大王的命!

  至于我爹现在怎么样?当然是死了,他去年劫道失败,身中数箭还撑着一口气回到山寨,把山大王的位子交给了我。我很伤心,可是我没有流一滴眼泪,因为我爹说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留汗!

  我当上了山大王,还有人不服,可是都打不过我,他们都不知道我练武有多刻苦!因为我爹说男子汉大丈夫训练多流汗,上场少流血!

  不过每天都训练总是会腻的,以前还有老爹压着我,现在我是老大,谁敢拦我!所以山大王就偷偷下山了。

  刚走出树林,山大王就听到一声女子的叫喊,大叫着:“抢劫啊!”

  放眼望去,山大王看到一个男子正向着他冲来,手里抓着一个钱袋,一看到这男子的服饰就知道不是山寨的人!抢劫?九华山寨和山寨附近几条村都是我的地方!居然敢抢我的东西,这家伙太可恶了!

  这么想着,山大王马上伸出一脚踢在男子小腿上,直把他踢了个踉跄,接着一个勾拳打在了男子的肚子上,令他马上瘫倒在地。

  男子没想到一个路过的人居然这么厉害,直接把他打得肚子绞痛,知道遇到了高手,捂着肚子站了起来,连忙抱拳问道:“朋友,你为什么要阻拦我?”

  “因为我是这里的山······”哎呀!差点说出口了,我爹教过我,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们的身份,特别是在下山的时候。山大王连忙换了个借口,“因为我的拳头比你大!”说着还扬了扬砂锅大的拳头。

  男子闻言,心想拳头大才是硬道理吗?眼珠子一转,知道今天是栽了,把手中的钱袋抛给了山大王,说道:“那这钱袋就归兄弟你了。”说完便马上跑进了旁边的树林,没了踪影。

  山大王接过钱袋,掂量了下,发现钱并不多,一抬头发现男子已经不见了,惊奇这男子受了自己一拳居然还跑得这么快,难怪有胆子在自己地盘抢劫。

  “啊!我的钱袋!”一女子喊道。

  抬头一看,发现身前站了个麻衣女子,约莫十七八岁,正指着自己手中的钱袋。山大王回过神来,知道这是失主,却连忙哼了一声,说道:“什么你的钱袋,这钱袋是我的!”

  “胡说!”女子听到山大王要把钱袋据为己有,怒道:“这明明是我的钱袋!上面还绣了只鸳鸯的!”

  山大王看了看手中的钱袋,发现上面真绣了只鸳鸯,胡乱说道:“胡说!这明明是两只鸭子!而且,”山大王霸道地说道:“在我手中就是我的!”

  “你还给我!”女子一听,立马急了,冲上前去要抢钱袋。

  “不给,这是我的!”可女子怎么可能比山大王动作快,山大王连忙把钱袋塞到了怀里,然后一手推开了女子。

  女子没抢回钱袋,甚至都近不了身,挣扎了一会,嘴里喊道:“欺负女人算是什么本事!”

  山大王没理会女子,往村子走去,可没走几步,山大王就听到背后传来了哭声。

  看着掩着脸像是在哭的女子,山大王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经常哭泣的娘。

  娘是被老爹掳回山寨的,最初还盼着家里人会把她赎回去,结果她家人认为到了山寨的女子已经失去清白,赎回也是个笑话,索性把娘送给了老爹,顺便交好老爹,为了这事娘心灰意冷,整日以泪洗面,最后郁郁而终。

  想起自己小时候为了逗娘笑还故意去山里抓狐狸,结果狐狸没抓到,自己倒是在山里迷路了。山大王挠了挠头,会心一笑,这时听到身后的女子还呜呜地哭着。

  山大王从怀里掏出了钱袋,抛给女子,喊道:“女人,接着。”

  女子接过钱袋,瞪大双眼道:“你居然把钱袋还给我了?”

  “什么还给你?这个钱袋是我的!我只是借你用用。”山大王却不想承认自己还钱袋,狡辩道。这时看到他看到女子的眼睛连泪痕都没有,感觉自己被骗了,指着女子生气大喊:“啊!原来你没真哭,你居然骗我!”

  女子收起钱袋,嘻嘻笑了两声,缓解了一下尴尬,安慰道:“好啦!别生气了,我叫柔小倩,交个朋友嘛!咦?”突然她注意到山大王手上流血了,惊呼道:“哎呀!你的手臂流血了!”

  山大王看了一下,只是一道细细的血痕,无所谓地摆摆手,“没事,应该只是穿过树林时被枝叶刮伤了。”

天涯明月刀

  可柔小倩却煞有其事地抓过山大王的手臂,紧张道:“不行!要是感染了风寒怎么办?跟我回家!”说着便拖着山大王往村里走。

  以山大王的武功,柔小倩怎么可能拖得动,只是柔小倩这幅紧张的模样让他想起了当初自己那次迷路被带回山寨后,娘也是这么紧张的。于是便半是抗拒半是顺从地跟着柔小倩回了家。

  此时,从旁边树林里走出了一个人,正是刚刚那位抢劫的男子,他望着正远去的山大王,眼中满是阴狠。

  给山大王包扎好伤口,这时女子的父亲砍完柴回到家,对家里来了一个陌生男人甚是戒备,但在柔小倩的解释下也放心了不小,和山大王聊了起来。

  樵夫摸了摸胡须,先是对山大王道了一声谢,“谢谢这位小兄弟帮小女抢回了钱袋。”接着问道:“对了,还不知道小兄弟怎么称呼?”

  称呼?山大王想道,老爹叫我小兔崽子,我娘叫我儿子,寨子里的人以前叫我少当家,如今则是叫我当家。外人的话,多半是叫我山大王吧!可我爹教过我,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是山大王的。山大王迟疑了一下,说道:“我叫王大山!”

  “哦,原来是王小兄弟”樵夫察觉到了山大王的迟疑,顺口问道:“听小兄弟你的口音,像是住在附近的人,可是我没在村子里见过你啊!你是住哪里的?”

  “我住九华山上的!”山大王毫不犹豫地答道。

  “九华山上?”樵夫吃惊地看着山大王,连忙说道:“可那上面有山贼的啊!你不怕遇上他们吗?”

  “不怕,不怕!”山大王摆摆手。

  “小兄弟你可别不当一回事,”樵夫瞧见山大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语重心长地说道:“要是遇上了山贼,他们会杀掉你的!”说着,还做出抹脖子的动作。

  “他们敢?他们都是我的手下!”山大王闻言,不屑地说道。

  “哦,都是你的手下啊,”樵夫感到山大王的镇定,也放下心来,拿起碗正要喝茶,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站了起来,颤抖着说道:“你,你难道是九华山寨的山大王?”手中的碗也应声而倒,摔在地上发出响亮的一声。

  山大王挠了挠头,见自己暴露了,倒也没有继续隐瞒下去,而且他也不懂为什么要隐瞒,便点了点头,笑道:“嗯,老子就是九华山寨的山大王。”

  樵夫看着山大王的笑容,也挤出几丝笑容,正要说些什么。

  这时门外传来了饭碗摔在地上的声音。

  “小倩!”樵夫慌忙地跑到门口,只见女儿远远地跑走的身影,往脚下一看,地上满是碎片和青菜,看来是要送菜的,却被两人的谈话吓到了。

  樵夫摇了摇头,叹道:“小倩啊。”

  山大王也看到柔小倩跑掉了,不明所以地问道:“她怎么了?要我去追吗?”

  樵夫闻言,摇了摇头道:“不用去追了。”接着复杂地看了山大王一眼,问道:“山大王你看我家像是寻常樵夫家吗?”

  山大王不明所以,低头看到地上的碎片,发现都是不是平常人家能用得起的上好陶瓷,皱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樵夫回到客厅坐了下来,像是整个人都老了不少,追忆道:“我本是山下一有钱人家,那年我接了一单大买卖,调动了家里全部好手外出,家里就剩下几个家丁和小倩母女俩。”

  “这时山贼来袭,把家里洗劫一空,几个家丁甚至小倩她娘都被杀了,还好小倩躲在了暗室里逃过一劫。而我,大买卖失败了,背了一身债,家里也被洗劫一空。勉强还完债,却也失去东山再起的资本,于是便成了一名砍柴的樵夫。”

  “可我没想到,你们这些天杀的还不放过我!”樵夫眼中精芒一闪,拿起一把柴刀,对着山大王怒吼道:“来吧!老夫才不怕!”

  听完樵夫的话,山大王一阵沉默,无视樵夫手中的柴刀,抱拳说道:“抱歉,打扰了。”说完转身就走。

  樵夫没想到山大王会走,凄然一笑,刚刚鼓起的勇气全部散掉了,也松开了手中的柴刀。

  这时山大王却返身回来,夺过柴刀。

  樵夫一惊,以为中了山大王的算计,心想手起刀落,我命休矣!闭上眼睛念道:娘子,我来了。

  可等了片刻,樵夫还是没感到痛苦,心想难道自己已经死了?原来死亡是没有痛苦的吗?还是说这山大王的刀太快了,让自己都感不到痛苦?听说江湖中有位叫傅红雪的刀客,不知那刀又有多快?

  突然一声怒吼惊醒了樵夫,睁开眼,看见山大王挡在了自己身前,身上有数十道大小不一的伤口,有些上面还插着短箭飞镖,看上去好像是在为自己挡刀。

  樵夫惊讶地看着山大王,正要问。

  山大王吐出了一口血,愤怒地说道:“这群狗屁的正道人士!”刚刚自己正要走出门口,突然看到门外有些人影,所以转身拿过了柴刀,结果一出门果然被包围了。

  这些人也不知道是受何人蛊惑,居然全都来到这里把屋子团团围住。

  他们自称是正道人士,穿着类似八荒门派的衣服,但攻击手段却和衣服不相称,有穿着唐门衣服却掏出一把真武的剑亲自上场的;有穿着太白装束却向自己撒毒粉的;还有一些,穿着天香衣服手里却拿着一把枪刺上来,时不时还有一只鹰俯冲而下。

  这些人明显全是贪图八荒之名的样子货,连八荒弟子是用什么武器的都没了解清楚。

  这些样子货们别扭的武功让山大王很是难受,多亏他武功高强,加上这些人都不是真正的八荒弟子,技艺不精,方可以勉强应付,可他们见久攻不下,居然还都拿出了暗器向山大王齐射。

  自己本是可以躲过去一大部分的,可想起了身后的屋子里是柔小倩的父亲,山大王鬼使神差地居然挡在了他的身前。

  山大王握着沾满鲜血的柴刀,发出了一声怒吼:“你们疯了吗?屋子里还有人的!”

  “我们这是为百姓除害!”众人沉默了一会,突然有人喊道。

  山大王望了过去,看到了那人,觉得有点眼熟,想起他就是之前那个被自己打了一拳后,自动奉上钱袋的男子。

  “对!我们是在为百姓除害!”

  “小小牺牲算的了什么?百姓会谅解我们的!”

  “想来屋子里的人也想要你死掉!”

  “大家再来一次齐射!”

  “好!”

  山大王再次挡在了樵夫身前,看着樵夫疑惑的样子,正要说些什么,却发现再也没有力气了。

  他想起了整天督促自己训练的老爹,想起了整天哭泣笑起来却很好看的娘,想起了山寨的那帮手下。

  还想起了那位假装哭泣的女子,她叫柔小倩,她会为自己的伤口而紧张。

  我爹杀了你娘,我怎能让你又失去父亲?

  我是九华山上的山大王,又叫王大山,这是我第一次外出,也是最后一次。

  直到多年以后,有九华山寨变成了九华矿场,出了一位叫许万光的舵主,被真正的八荒少侠所除,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