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刀短篇之我们也要过万圣节

天涯明月刀

  江南,是天涯中出了名的风光无限之地。

  茶园春色,即使是在秋冬之际也不会失去它原本的风采,备受人们喜爱。

  八荒中的许多大侠,也选择了在江南定居,在行侠仗义之后,偶尔回到江南一带,休息休息。

  江南樱风谷附近的一处小宅内,一名少女正在衣柜前面,翻找着些什么。

  一张红艳艳的小嘴还喃喃地说着些什么,靠上前去仔细一听,便可以听到其实少女是在表达对自己衣柜的不满。

  “这件不够好看……”

  “嗯……这件也不是很有趣……”

  “唔,这一件能不能达到吓人的效果呢?……好像还是不太行哦。”

  “有了!这一件!感觉可以呢!”

  “……”

  就在少女对着衣柜里的衣服们喃喃自语的时,她的房门被敲响了。

  也许是少女挑衣服挑选得太过专心,她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人拜访。

  敲门的人也是有很好的耐心,坚持不懈而又有节奏感的敲着门,好像十分确定,少女一定在家里一样。

  不过再好的耐心也是会有被消磨殆尽的一天,大概敲门的声音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后,门外的来客终于停下了敲门的节奏,而是直接把门推开,走到了依然沉浸在挑选衣服这件事的少女身前。

  那是一名穿着极少的衣物,把身上大片的神秘黑色纹身都暴露在空气中的男子,满满的异域风情让人一下子就猜出了他的来历——必然是五毒弟子罢。

  看见少女在衣柜前忙碌得热火朝天,竟然连他来访也丝毫不知晓的模样,五毒弟子蓝安宸摇了摇头,表示十分无奈,手臂在胸前交叉,在少女背后沉声道:“我说,我这么一个大活人都已经进了你家家门了,堂堂八荒少侠竟然一副丝毫不晓得的模样,钟琉璃,以你这样的警惕性,到底是怎么在这么多年的江湖斗争中生存下来的??”

  乍然听到自己原本空无一人的背后传来人声,无论是谁都一定会被吓一大跳,这名为钟琉璃的少女也不例外。

  “啊?!老蓝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

  不过少女不愧是八荒弟子,多年以来,也是经历了不少,惊吓之余,拍拍胸口也就把狂奔的心跳平复了下来,骗人撇嘴,扭过头又埋在衣柜里面,娇声斥道:“老蓝大白痴!如果不是因为你是我的金兰好友,你才进不来我家呢!这怎么就是我警惕性低下了?!大白痴!”

  蓝安宸抱胸摇了摇头,似乎是对少女的强词夺理没辙了,“所以说,钟琉璃,你到底在忙些什么呀??”

  “我?我在准备过万圣节啊!”

  少女钟琉璃一边在衣柜里挑挑拣拣,一边欢乐地回答道。

  “万圣节?那是何物?” 蓝安宸不解下问。

  “万圣节你都不知道?!蓝安宸,以你这样的智商,到底是怎么闯荡这么多年的江湖还能获得个少侠的美誉的啊??”少女钟琉璃故意学着蓝安宸刚才嘲讽她的语气反讽道,不过朋友之间哪里来的冤仇,反讽过后便也老老实实地回答了蓝安宸的问题,“万圣节呢,是来自遥远的西方的某些国家的节日,在十月末而十一月初的那几日,小孩子们会穿上奇怪的衣服,戴上面具,装成魑魅魍魉的模样,挨家挨户去收集糖果!!嘿嘿嘿,这可是只赚不赔的买卖啊!”

  “哦——只赚不赔!”蓝安宸意味深长地拉长了尾音,“所以你是为了能够去挨家挨户地收集糖果,所以才在这里找衣服买咯?”

  少女涨红了一张脸,努力反驳道:“谁,谁说的!我!我可不是那样贪图钱财的人!我……作为八荒少侠,为了维护天涯的和平,多去了解一些海外的知识,那不是很应该的吗?再说了,兵书也有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我这是为了……”

  钟琉璃还想继续用着一听就知道肯定不是真实理由的话语来说服蓝安宸,但是蓝安宸已经不想再继续听下去了。

  蓝安宸摇了摇头,伸手按住了为了争辩而奋起的钟琉璃的脑袋,“是是是,你大小姐说什么就是什么,小的没有意见。而且你原本就未成年,装扮一下去讨糖吃……”他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那也没什么不和谐的嘛。”

  得到了金兰好友的肯定,钟琉璃面露得色,“是吧。”

  “那你现在就是在挑衣服咯?”

  “对啊对啊!”钟琉璃点头如捣蒜,“老蓝你来得正好,你看我这套秋水澄江,穿上去能像魑魅魍魉吗?”

  “……不太像……”

  “那这套圣绣瑶池呢?”

  “更不像了,比较像个小仙女。” 蓝安宸昧着良心说。

  “那这套心王祈年?”

  “……还是不像。” 蓝安宸的良心回来了。

  “那……那刹那生灭?”

  “唔……少年白发,这个反差就有点像鬼女大人了……等一下……如果再把你的皮肤弄白一些,嘴唇凃红一点……”

  “哎哟,老蓝你别动我化妆品!”

  “放开你爪子!我这是在帮你化妆呢!相信我,在我的手下,你绝对可以变成魑魅魍魉!” 蓝安宸似乎有着万分自信,而这自信似乎也让钟琉璃顺服了下来。

  “……老蓝,你能别压在我手上吗?好重。”

  呃,钟琉璃似乎没有完全顺服。

  “……还不是因为你太矮。”

  “蓝安宸,你毁了我这么多的化妆品,如果化妆效果不如意,我会千里追杀你的。”

  “……”

  图1

  经过了一番折腾之后,蓝安宸看着自己的初次给他们化妆的成果万分满意:“钟琉璃,相信我,你现在绝对像鬼女大人!”

  一边说着,一边还悄咪咪地把桌上的铜镜收了起来。

  “蓝安宸,你是说,我可以去过万圣节了?”

  单纯的钟琉璃没有发现蓝安宸把镜子藏起来的举动。

  “……那当然,快去讨要糖果吧!”

  “好嘞!”

  钟琉璃真的能讨要到糖果吗?答案是肯定——不可能的。

  至于蓝安宸?听说他逃出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