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刀短篇小说《经书日月 飞越关岭》

天涯明月刀

  【壹】

  种在院中的风信子开了,却仍觉得落寞了一些,连平日里弹琴也不再喜好欢快的乐调。有时候在想,我是不是开始对你思念成疾。想到这里又有些笑自己多愁善感了,却真的体会了话本中黛玉葬花的悲情和难过。你多久回来啊,风信子和琴声说好想你。也许是那花都嫌弃我模仿的琴声太过拙劣,开成愈发想你的模样,罢了,你得答应我回来好好弹上一曲,握惯长枪的手一定还是温暖而娴熟,风沙磨不尽眼底的宠爱温柔,我穿着你爱的红裙,和风信子一起为你跳舞。

  【贰】

  今日闲来收拾屋子,翻出了好些你的物件,今日落笔的墨是你最喜欢的收藏,可有些熟悉想念感?好了,别想墨砚,想我就好了。可还记得那日耍赖的棋局,耍赖的次数一点也不多,只是那次要你下山给我买两块桂花糕的任性,就像那时候心胸是热的,总以为能反悔能回头。瞧,我的记性多好,想了两天竟也有了新的进展,只是也为你想了两步,才不会告诉你除非是有桂花糕。木制的那只丑马我另外收好了,你既给了我便是我的马了,再丑也是,也不知道那双在琴弦上翻飞的手怎么手工做得那么可爱。

天涯明月刀

  【叁】

  寅时,露重风寒。梦中惊醒之时,透过半掩的窗棂,能看到半圆孤月洒下的月光为屋内镀了半边光华。也不甚记得都做了什么梦让自己惊醒,起身简单沐浴了一番,然者怎奈没了睡意,只是突然特别想你。棱棱霜气,蔌蔌风威,手有些沁寒,周围的事物都默然寂静在睡意之中,只有挂在檐头的琉璃灯散出冷光。你走后我又捡起来酒坛子,清甜带醺的酒液,说不出的畅快还有惘然不嗛, 只是再也不敢喝醉罢。浊水作醍醍,又与何人语?你定要答应回来后,陪我大醉一场。夜已深,祈君安梦,不知这一觉又是否到天明。

  【肆】

  没想到秋天的柳树可以这样绿,没想到想起你还会下起雨。雨声潺潺,像住在溪边,宁愿天天下雨,以为你是因为下雨延了归期。

  我等过风,等过浪尖上的白鸟,等过倾城的雨,最想等到的,是你。

  我想写,写山间缥缈的岚烟;写春天连云的晴碧和胧月照梨花;写夏日雨打芭蕉的清脆;写月夜落花潮的华美,写余霞散绮的温暖和归鸿无信的相思;写泉水叮咚流到笔下,都成了你。

  我带了伞,能不能借点你头顶的雨。

  【伍】

  青山绿水是曾经憧憬的旅途,你却要先行一步,定是想让这天地顿失绝色。从此见山不是山是山色空蒙,见水不是水是水光潋滟,见你不是你是思入骨髓的爱人。

  背负上行囊踏着晨露,只因你在风沙的那头。别担心,我都准备好了,我会照顾好自己,除了有点遏制不住的想你。我要出现在你面前吻你,从此巫山非山,碧水非水。

  海有舟可渡,山有径可行,此爱翻山海,山海皆可平。

  【陆】

  最喜欢襄州的流云,舒展流转成最想念的模样,缠绵、温柔、无踪,仍是我们第一次到来的地方,只是这一次,看云的只有我。这眼能所见的,耳能听闻的不是一地余晖,不是翻滚雾气,不是鸟飞鹰鸣,而是你,这世间。

  就如同我们第一次的到来,眼中所见的,耳能听闻的不是肩上梅枝,不是山道细雨,不是苦酒山河。而是你,这世间。

  与我,你便是我的世间,从此,山河黯然失色。

  【柒】

  我到了秦川,是你的边疆。

  恰巧赶上了飘雪,如花如絮,轻轻巧巧的却以铺天盖地的姿态袭来,行走的足迹被掩藏,却也鲜明的记录了我离你越来越近的脚印。

  拙笔难落,干言万语都不足以表出心中所感。胆敢对你说出的只有一句,过往和余生都为你的存在庆幸窃喜,也为即将见到你而温柔欣喜,半生漂泊,每一次都雨打归舟。

天涯明月刀

  你怎么来了?

  眼底的惊喜与宠溺无需分辨,只需要她甜甜颔首回应一笑。

  明明将你锁在梦土上,经书日月,粉黛春秋,还允许你闲来写诗。你却飞越关岭,趁着行岁未晚,来到我的面前。半生漂泊,每一次都雨打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