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刀短篇小说《你甚天涯》

天涯明月刀

  江湖是个神秘的地方。有神秘的组织,有暗涌的风云,有快意的策马美人,也许是年轻人想起来就热血沸腾、满怀憧憬的地方吧。

  陆影最开始是向往豪气侠客、路见不平的江湖,后来才发现,原来江湖有正就有邪,有人就有七情六欲。

  当鲜血沾染上衣袍,江湖不似镜中花,陆影的心中除了仇恨,更激起了那番闯荡江湖的狠劲。

  陆影捡到柳若絮时,是在一场屠杀中。山贼横行,抢劫山庄,其实普通的打劫也不会落得屠村的地步,坏就坏在这村里偏生暂住了一位侠客,打伤了寨子里众多兄弟,村里人也仗着有人撑腰拒绝了要求。山寨头领面子上挂不住,又不是那侠士的对手,只等这侠客前脚刚走,后脚就带着手下屠村泄愤。

  柳若絮是逃到村口被陆影顺手救了下来,阳春般的脸颊血、泥、泪混杂在一起,和着悲哀的神情,脆弱而狼狈。淳朴的姑娘被救后仍旧惊魂未定,扑在陌生男人怀中嚎啕大哭。

  陆影安抚了好一阵,带她收拾完了,才从她口中断断续续知晓整个事情始末。

  他轻叹一口气,握紧手中的扇柄,“你……恨那个侠士吗?”

  柳若絮闻言一愣,然后笑开,眼底慢慢化成细碎的河水,陆影却看到当中反射光芒的碎冰,“恨过啊。”

  “可是……那又怎么样。”她淡淡的看着他,“他做的没错,是村民把他当做了救赎,却不明白不能永远依靠他。”

  “我没资格去恨。”她说完那句话就闭上眼睛,面容安静如同沉睡,只是,怎么可能无动于衷,那滴泪就那么顺着眼角滑落耳廓。

天涯明月刀

  篝火在噼里啪啦的和爬虫低语,风浅浅拭干泪痕。

  柳若絮抬眼看他,“我也想做侠士入江湖。”

  “曾经听爹爹讲过江湖的传奇,那里的人都有着通天的本事,他们能惩恶扬善,能挥剑反击,他们正义而豪气,踏过千山万水,看过奇花异景。那时的我只把他们当做想象的神仙,直到遇到来村暂住的少侠。”

  “他负着一把长剑,白衣飘飘,自带着一种漠然和血气,或许这就是江湖人吧。他来了又走,做想做的事,看想看的风景,如无根孤荷,独自品遍世间百态。”

  陆影就默默听着她说,少女的脸在火光的映照下有着温婉的美,她的眼睛不知是否因为火光的缘由变得沉默而坚毅。

  “我也才开始历练……”他有些无措。

  “没关系啊。”她转头,火光在眼底碎成星星点点的光亮,“我们可以一起。”

  我们可以一起。

  这句话让陆影下定决心要护她周全。他的曾经“江湖梦”何尝不是和柳若絮一样,而遇到柳若絮,他才真真正正意识到江湖有血仇和尸骸。

天涯明月刀

  他们一起磨练武功,陆影有时候会笑柳若絮比他还刻苦;他们一起仗剑天涯,从驱赶猛兽到清杀恶人;他们一起踏过山河,见过秦川飘雪沉睡过万花蝶坪。

  只是待久了,杀人的时候手不再抖,暗器落地的角落越发刁钻,笑或者哭的时候不再那么肆无忌惮。

  当柳若絮把刀从山寨头领身体里拔出来的时候,脸上面无表情的神情终于丝丝瓦解,她回头看他。

  “你说……江湖是什么?”

  江湖到底是什么?

  是负箧曳屣的说书人口中的名动四方,是“一入江湖,生死为疆”,还是酒歌独啸披长发,素衣仗剑潇洒?

  柳若絮当天晚上病了,烧得厉害,请了大夫敷了药草仍不见好转,陆影就一直陪着她。

  “我想吃桂花糕……”

  “我们去看云海吧……”

  “我真的不想杀人了……”

  她蜷缩在他怀里,委屈巴巴拽着衣袖和他说话,反反复复的嘟囔。他托人带了桂花糕,看她小心翼翼捧着笑得天真而满足,不知是烧红了脸还是因为羞意,红着脸靠在陆影胸口,眼睫轻掩,安静而温柔。

  “也许我们都错了,江湖啊……哪有那么复杂。”

  陆影决定等柳若絮烧退了,就带她去襄州看云海,去开封感受节日的欢乐,去荆湖尝尝当地的美食。

  江湖啊,哪有那么复杂。

  江湖就是坐的这块地,喝的这壶酒,身边的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