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江湖 有些记忆从未模糊

  又是一年冬来到,随着公历进入十二月份,2018年的新年钟声即将敲响。每逢年末尾声,我们难免心生些许“流光容易把人抛”的怅然,也总是到了这个时候,才会惊觉时间过的真的好快,蔡明阿姨的妩媚舞姿仿佛还是昨夜的精彩节目,眼下却将要和酉鸡作别了。而天刀也如实记录着荏苒时光,在长达两年半的江湖旅途中,有哪些事情还让你记忆犹新呢?

天涯明月刀

  那些年被我们玩坏的话本

  犹忆“陌上花开”不删档甫开的那段时间,队伍话本占据PVE内容的主导地位,再加上游戏初期玩法方面的选择有限,诸如没有论剑等,于是大家伙都沉迷开荒无法自拔,每天攻坚副本乐此不疲。那会手工与副本紫装算得上平分秋色,而前者的产出受运气制约,价格居高不下,所以副本紫装相对更亲民一些,这也使得副本热度更上一层楼。但当时多是一身蓝装闯荡江湖,没有像现在这么好的装备条件,这种悬殊情况下,一些现在看来不值一提的BOSS在当年可能就是噩梦级别的存在,比如龙首山二号BOSS许季鹰,他所召唤王小胖的破定问题,就愁煞了很多人。但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攻克难关,于是大家伙不再只是埋头研究正确打法,而是寻找各种能降低难度的小技巧,比如天泉山庄的屋檐就因此碎了不少,当然,后来随着副本机制愈趋成熟,这些投机取巧的方法就逐渐成为历史了。

  由于是初入江湖后接触到的第一个话本,我个人对龙首山的印象可谓深刻,毕竟是新手,当时对于游戏的理解还处于懵懂阶段,每天上线都祈祷能找到一个副本队伍收留自己。浴血龙首山那会有三个门派地位超然,分别是太白、唐门,以及丐帮,太白当然是凭借无痕这个天然优势,而唐门嘛,就心照不宣了,至于丐帮,当时可是有着“拉风小王子”的荣誉头衔,专门负责牵制鹰眼七爷的龙卷风。

  比起现在团本中五花八门的战斗机制,又是卦象,又是围棋,又是音律的,那些过时的队伍副本可谓简陋,无非是设法规避各种来源的伤害,但那段磕磕绊绊的小白时期却是弥足珍贵的回忆,就连那些虐我千百遍的副本现在想来都觉得格外可爱,甚至在后来向朋友说起这些被虐经历都如数家珍。摆脱新手身份的我们会在往后的江湖路上不断精进,但可能很难再有第一次推倒信娘那种雀跃的感觉了。

  那些年感动过我们的NPC

  从2015年5月投身天刀所书就的江湖故事中,迄今这两年半的时间里,游戏剧情确实为我们带来了不少触动,作为过客的我们与那些虚拟人物存在某种共鸣,他们的喜怒哀乐,我们往往能感同身受,这也正是所谓游戏沉浸感的魅力所在。天刀虽然是线性剧情,但却是以章节的形式逐步更新,也就意味着玩家无法预料到下一刻这个江湖会发生怎样的变化,这就导致了很多我们有好感的NPC在之后的剧情里突然退场了,比如燕南飞。

  很多人非常喜欢燕南飞,一口一个燕大哥叫的亲厚,这可能是一种雏鸟情节,毕竟初来乍到之际,是燕南飞引领我们初步认识这个江湖。九华佛首之上,那道款款吟诗的身影所带来的,是我们对风云江湖的向往,而燕南飞无疑塑造了一个江湖侠客应有的轮廓。但说实话,我一直不太喜欢燕南飞,此前曾为他写过一篇人物长评,名字就叫“活成英雄的胆小鬼”,这是我在了解燕南飞生平后的第一印象。他固然身世可怜,却也满手血腥,而在他走向深渊的荆途中,未必就没有回头是岸的机会,但他最终还是选择成为公子羽的影子。所以我觉得他是胆小鬼,不敢面对自己沉重罪恶的过去,也因此葬送了自己的未来,但这样一个懦夫却在很多玩家心目中活成了英雄!后来让我对他发生改观是因为他的那封绝笔,其中有段话是:“某无长物,亦无亲朋。四海之内,无人相对。一生负气,终难自证。”也就是在看过这段话后我方醒悟,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燕南飞这个人物,大抵只是因为他是离我们最近的一名NPC,不像曲无忆离玉堂之流,把“少侠”两个字挂在嘴边,却也客客气气地拉开了距离,这些登场角色在原本的设定中就拥有很多,而作为玩家的我们在他们眼里也只是一名古道热肠的后起之秀。但燕南飞与玩家的关系却处理地十分亲近,甚至与我们相交的一场义气,于他已是毕生难得的温暖。而他为了自证负气,选择了逃避过去,“平生功过何堪问?前尘终赴彩云间”是对燕南飞最好的安排。

  燕南飞的故事已经划下句点,但江湖人的争端仍在不断上演,就在不久前上线的“青龙换世”新版本,这场为公子羽和明月心举行的盛大践行仪式当真是血雨腥风,还没正式开场,就已经有不少我们所熟悉的人物被判离席。那么这一次,谁又能为我们留下感动回忆呢?

  以上就是本期江湖回首的全部内容了,不知不觉天刀都已经两岁半啦,这个江湖承载了太多美好记忆,同行至此,我们与天刀的羁绊已深,2018年,让我们一起继续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