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刀白玉京短篇小说 《人倾城剑长生》

  “娘……疼。”幼童将沾满鲜血的手颤抖高举着,眼底的泪水如颤抖的湖面,一不小心就会满溢出来。

  坐在桌前的妇人有些心疼的拉过手,小心的清理干净血渍,包扎好剑伤,幼童也不闹,安安静静含着泪看她的一举一动。妇人把她搂在怀里,笑得有些睿智、有些高深、有些让她看不懂,“小紫霞不哭,我们微笑,就不疼了。”

  幼童撇撇嘴,纤长的眼睫扑闪扑闪,“可是娘,好疼,我笑不出来。”

  妇人摸摸她的头,“疼只是眼前的事,你哭或者笑都不能改变,而你笑着,就能减轻心中那一抹悲戚和委屈。”

  袁紫霞似懂非懂,勉强扯出个弧度,倒是显得比刚才的模样还委屈。

  妇人看上去有些欣慰,拾起桌上的蜜饯喂给幼童,颇有些奖励的意味。

  从那之后,袁紫霞发现,微笑也许能应付万物。

  打斗落败时微笑,人赞能输能赢、大气。

  摔倒时微笑,人称能勇敢坚毅、面对挫折永不放弃。

  难受时微笑,人誉坚强隐忍、开朗乐观。

  后来慢慢长大,不可避免的要给剑取名。

  燕南飞的剑叫蔷薇剑,蔷薇剑凡遇恶人便会花魂绽放。

  叶知秋的剑叫孤鸾,若天煞孤星为命,并以剑破之。

  唐青枫的扇子叫红叶,生性洒脱,用山中的红色枫叶做坠子。

  那她的剑,就叫做微笑好了!

  她红唇微勾,暖红的阳光照在略微稚嫩的脸上竟有种脱离俗世之美,袁紫霞永远记得,当她斩钉截铁答出剑的名字,回身时长辈慈爱而欣慰的笑容。

  对于孔雀翎这个名字,可以说江湖上没有谁感到陌生。孔雀翎是孔雀山庄的独门暗器,出手时像孔雀开屏般灿烂,却在无意之中要了对手的性命。

  而江湖传闻,青龙会从孔雀山庄夺得了孔雀翎的图纸,却被袁紫霞从红孙静手中骗取,引得江湖众人四处争抢。

  袁紫霞表面为一个因逃婚而离家出走的美貌少女,暂住在荒凉小镇的风云客栈。

  而就是在这里,她遇到了白玉京。

  那时候的白玉京啊,还是个浪子,虽是常着一身旧衣裳,却掩盖不了周身的气势。眉峰一挑,是江湖人的漠然,眸间一转,是浪子的风流,他手中的长生剑是令江湖人莫不惧怕的剑。

  袁紫霞看上了他。

  “喂,你的剑为什么叫长生剑?”面前的女子一脸好奇,眉眼清婉又带着灵动活泼,如山中清泉,静与动并存。

  白玉京不是没见过美貌的女子,却被她的那抹礼貌而清朗的笑勾动了心弦。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袁紫霞第一次感受到那种磅礴的大气,是从一个江湖人身上感受到。她含笑看了眼这个俊朗的男子,“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白玉京被她逗笑了,伸手揉了揉她头,蓦地一怔。

  袁紫霞也被这个举动弄得一愣,却没出言拒绝,颇为羞涩的找个借口离开。

  白玉京看着她脸颊攀上的红晕,嫩白的耳垂薄红诱人,良久才收回手,低声笑出来。

  风云客栈本是一个僻远的客栈,却在突然间高手云集,出名的江湖门派一下子都出现在客栈之中,各个江湖人士都蠢蠢欲动。

  袁紫霞的武功本不高,依靠着白玉京的保护,才让那些有所企图的人不敢贸然动手。而在孔雀翎的诱惑下,白玉京的朋友背叛了他。

  他暗中和各个高手做好照应,趁白玉京不备之时,点了他的穴道。没了白玉京的威胁,各个江湖人士都冒了头企图得到暗器图谱。

  袁紫霞靠在窗边,咬紧下唇,眼底晦涩不明。他们马上会找到她,是跳窗而走继续被追杀的道路,还是冒着丢失图谱和生命的危险救白玉京。

  微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时间紧迫,窗外的月光清澈而明朗,似乎无形之中在诱使着她。

  微笑,她的微笑让白玉京保护着她,在这一刻,却不知道能否救自己一命,从小长辈告诉她,只要你一直微笑,就一定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窗外的月光真美,但她想和他一起去看。

  袁紫霞凭借那份图谱,让那些高手自相残杀,在紧急关头出手救下了白玉京。

  很多年后,她仍然不后悔当时的所作所为,甚至有些庆幸。

  白玉京问她,敢不敢放弃一切,陪他去一个可能再也回不来的地方。

  袁紫霞只是点头,她是青龙会的红旗老幺,但这一切,在她多年前下定决心救白玉京时,就显得不那么重要。

  这一次没有微笑,因为她早已得到了她想要的,她也不会再用自己的微笑去影响白玉京的任何决定。

  人倾城,剑长生。一笑间,佳偶成。

  她追随他,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