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刀耽美同人小说 太白真武《问天心》

  1、

  打本四缺一是怎样的一种痛,只要你在开封擂台上躺个一下午大概就能有个初步的体会了。

  被韩莹莹摁在地板上摩擦了两个多小时依然是第二阶段就团灭第二阶段就团灭,团长兼指挥兼主T的狗帮主都不能忍了,只能宣布解散。

  “说好的咸鱼也要有梦想呢?”秋栉风看装备,全红。

  狗帮主叹气,“为了我们的梦想,疯子,去开封站大街吧。”

  于是一个小道姑便俏生生地站在开封车夫前,顶着被无数颗红树白树池塘卡到漂移的压力暗搓搓地点周围人的数据来看。

  要找大佬肯定是不可能的,毕竟大佬没在个大帮感觉都不太可能是不是。

  于是小秋同志专门找了那些头上顶着散人驿标识的,可惜基本都是工作室……

  在举报了第不知道多少个骗子或者工作室以后,秋栉风眼前一亮,一个穿着时装五维属性不差但头上却顶着散人驿标志的太白从他面前跑了过去。

  “等等等等等等!”好在这个小太白没用大轻功,秋栉风迅速跟上,同时还私聊了小太白。

  大概这样你跑我追了几分钟后,小太白似乎终于看见了私聊,停下回头看追过来的小真武,“什么事?”

  秋栉风此时内心简直有一万只草泥马跑过,无限诚挚希望天刀改进一下私聊频道,紫红色辣眼睛不说还没什么存在感,记得他上次私聊队里的天香结果对方愣是等到第二天才在天刀助手app里看到。

  但他还是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恰好就停在了太白面前,两人靠的太近了,小道姑抬头看着眼前的小太白,带着传销一般的笑容道:

  [私聊]你对指落即微凉私聊:这位太白师兄你看起来印堂发黑,目光无神,唇裂舌焦,元神涣散,近日必定万事不顺,不如听贫道一言,由此宏运大发,体健神清、消灾避祸,都包在我的身上。

  [私聊]指落即微凉与你私聊:……

  [私聊]指落即微凉与你私聊:那小姐姐要多少钱?

  秋栉风为了咸鱼的梦想深深忍住骗钱的冲动,搓着手嘿嘿开始打字。

  [私聊]你对指落即微凉私聊:只要你加入我们这个友好的大家庭每天和我们一起打本,肯定万事顺发,大吉大利,心想事成。

  [私聊]指落即微凉与你私聊:……

  [私聊]指落即微凉与你私聊:哦

  [私聊]指落即微凉与你私聊:好。

  这就是本帮男神指落即微凉的入帮始末。

  2、

  指落即微凉入帮以后陷入了深深的沉寂当中,主要原因是他一入帮就被拉进了固定队和固定队的YY,然后无法面对拉自己进帮的小道姑跟自己是同性这个事实。

  指落即微凉:我本来是只觉得这个小道姑笨笨地追了我一路很可爱才进帮的。

  他在队聊频道里打了这样一行字。

  秋栉风面无表情回复:

  秋栉风:你想多了,这个世界哪里有那么多妹子,女号的背后都是抠脚大汉。

  萧芙珞:……

  萧芙珞:滴滴滴,亲爱的秋栉风同志,您已经受到了来自同队天香的断奶警告,马上实施,debuff存在时间为一个小时。

  秋栉风:……

  萧哥求不要放生啊!

  然而指落即微凉入帮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开过声,哪怕是打本也一样,直到元旦的时候群里大家互道新年快乐的时候,他才勉为其难的开了尊口,于是一石惊起千层浪,全帮的妹子都表示阵亡在男神音下,以后打本的时候指头同志完全可以蹲在空气墙外负责打call就好了,打本这种小事交给她们就好了。

  现在的女生怎么都这么肤浅!

  秋栉风恨恨的出差去了,号交给了代练。

  几天后代练受不了了,特意跑来弹他,说大佬你赶紧回一下那个太白好友,他是不是你情缘啊?老没事私聊我伤春悲秋,等我说不是本人的时候又要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那个哀怨那个婉转得连我都要觉得你是渣男了。

  秋栉风:……

  指头你故意的!

  于是后来秋栉风出差回来就把指落即微凉约到开南狠狠摩擦了一顿,并教训他能不能有点男子气概玩男号玩得像个妹子似的。

  几天后帮会醉侠,秋栉风一脸得意地显摆他的T6套装,深刻表示时装都是浮云,穿着真武门派校服的自己是最美的!

  指落即微凉:你的男子气概呢?

  3、

  秋栉风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看上指落即微凉的,反正肯定不会是最开始开封站街忽悠人入帮的时候,也不是日常组队打本看某人划水的时候,更不会是某人被帮里的女生们忽悠着念诗的时候。

  那我到底是怎么眼瞎看上他的啊。

  百思不得其解的秋栉风去请教帮里的唯一成功有老婆人士,秦斯宇摆手,“不吃狗粮。”

  你特么都功成名就老婆有了娃也有了还怕吃狗粮还有哪里来的狗粮?!

  “可能是日久深情吧。”

  “虽然我们都是男人,这里也没有妹子在,但也不要突然开车,要是狗帮主被抓走就不好了。”

  商量不出个所以然来,秋栉风决定换个话题,“那你当初是怎么追到羽哥的?”

  “哎呀这个你就问对人了,我当初可是个男神,决定追你羽哥的时候就经常给她寄点小零食小玩具,每天挂在yy里撩她,然后你羽哥就不知不觉陷进来了哈哈哈哈哈。”

  秋栉风静静看着yy频道里在线的苏羽清,觉得他羽哥的四十米大刀可能已经在读条中了。

  “那你觉得我经常给指头寄小零食小玩具,每天挂在yy撩他,他会陷进来嘛?”

  “就你那破嗓子还有破耳机你还撩他,不如等他撩你……”秦斯宇吐槽,“而且那是追妹子的方式好不好。”

  说到底在这除了秦斯宇两口子以外不是百合就是基的帮里,秋栉风到底是哪根神经抽到了才选择咨询异性恋成功人士男人要怎么追男人啊。

  果然人一恋爱智商就下线。

  但老秦同志向来乐ai于cou助re人nao,想了片刻后,道:“要不这样吧,你听我说,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秋栉风听着果然很符合他的职业,就丢下还在自恋自己是多么的英明神武的秦斯宇上游戏去了。

  4、

  秋栉风找到指落即微凉的时候,对方又蹲在开封的大街上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一收到自己的私聊,他便从打坐的姿态站了起来,明显是收到了信息。

  [私聊]指落即微凉与你私聊:打本吗?

  [私聊]你对指落即微凉私聊:不是

  秋栉风的小道姑站在指头的小太白面前,他看了又看,还是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喜欢上这个爱穿时装、打本划水、没事包团的太白,但还是操纵着自己的手指打下了一串字。

  [私聊]你对指落即微凉私聊:我观好友你的面相,似有红鸾星动。

  [私聊]指落即微凉与你私聊:……

  [私聊]指落即微凉与你私聊:哦

  [私聊]指落即微凉与你私聊:那是我们帮里的哪个小姐姐吗?还是说我前天刚认的天香师父?又或者是昨天晚上刚刚拜我为师的神威萝莉?

  秋栉风默默的选中指落即微凉,右键,选择比武切磋。

  [私聊]指落即微凉与你私聊:为什么又要打我QWQ

  秦斯宇对秋栉风说,你去跟指头说你看他面相似有红鸾星动,看看他什么反应,如果他问你,你就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如果他有对象了,你……

  我就把他摁在地上揍一顿。秋栉风面无表情地说道。

  秦斯宇悄悄给指头同志预先点了个蜡。

  等秋栉风下线爬回yy,秦斯宇还在,不仅秦斯宇在,苏羽清、萧芙珞、秋时最甚至百年难得一见的蜻蛉玉都在。

  哇靠你们这一家子神出鬼没的一到八卦别人的时候倒是整整齐齐。

  “怎么样?”秦斯宇发问。

  “不怎么样。”

  “哦。”五人意味深长地发出了一声感叹。

  “指头说什么了?”羽哥问道。

  “他问他的红鸾星是帮里的哪个小姐姐或者是他前天刚认的天香师父又或者是昨天晚上刚拜他为师的神威萝莉呢呢呢呢呢”

  整个yy都充斥着秋栉风的怨念之气。

  于是五排蜡烛整整齐齐刷过。

  “那你接下来要怎么办?”萧哥问道,自从她姐姐姐夫来玩以后,她就是家庭队的奶妈了,但秋栉风和指落即微凉依然是绑定队友。

  “该打本打本,该打架打架,还能怎么办。”

  于是yy里一片静默。

  5、

  过春节的时候,帮里大多数学生党都回了老家,上班党有一半也沦陷在相亲的恐怖轮回中,一瞬间上线人数就显得有那么一些可怜。

  没本可打,秋栉风就打算去苏夜来那里领个鞭炮就下线,却意外遇到了又蹲在开封大街上的指落即微凉,对方显然也看到了他,颠儿颠儿跑过来跟他打招呼。

  [私聊]指落即微凉与你私聊:疯子

  [私聊]你对指落即微凉私聊:干毛?

  [私聊]指落即微凉与你私聊:我来帮你算个命

  [私聊]你对指落即微凉私聊:狗太白还会算命……不要跟我抢饭碗好不好

  然后秋栉风就看到指落即微凉啪叽在原地布置了一个问天心的场景。

  擦,忘记这家伙是个壕了。

  本着就当是拿个成就好了,秋栉风坐了下来开始出现在界面上的盘子,片刻后,场景上屏风便现出了四行诗——

  后宫唯闻莫琼树,

  绝世复有宋容华。

  愿并迎春比翼燕,

  常作照日同心花。

  【比翼迎春】,得此签者,情缘自至。

  秋栉风把签文私聊发给指落即微凉看。

  [私聊]你对指落即微凉私聊:[比翼迎春]

  [私聊]指落即微凉与你私聊:哟,我观好友你的面相,似有红鸾星动。

  这是我自己抽出来的签好吗,观你个头,秋栉风面无表情的回复。

  [私聊]你对指落即微凉私聊:是啊,也不知道我的情缘缘什么时候自至啊。

  那个穿着一身问天心伪装成道士的太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靠近了站在一旁的小道姑。

  [私聊]指落即微凉与你私聊: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

  6、

  “后来疯子又把指头摁在地上揍了一顿。”当时恰好路过本来打算也找指落即微凉蹭个签结果围观了全场的萧芙珞这样和自己的情缘缘蜻蛉玉报告道。

  “然后这对狗男男就在一起了。”

  去拜个年回家发现帮里又多了对基的秦斯宇本着自己曾被咨询过也算当事人的身份跑去找秋栉风,而后才知道,原来担当恋爱咨询师的人还不止自己一个。

  指落即微凉在秋栉风去出差回来的时候就想跟他告个白,但又不想连固定队友都没得做,只好去找狗帮主的好基友——另一个狗太白咨询。

  从常理来说,指落即微凉确实比秋栉风要靠谱一些。

  狗太白司空笑笑同志大脑放空了一会儿,就出了个馊主意,他说指头你没事多在疯子面前晃晃,多跟他提提你那些烂桃花,没有烂桃花?不存在的,你不是天天在帮频或者帮群里说这个女师父那个女徒弟的,用上用上。

  于是指落即微凉勇猛地去了,然后被打得满头包的爬回来,表示他这么做了以后秋栉风二话不说把他胖揍了一顿。

  司空笑笑联系了一下上下文,顿时觉得有戏,但两个狗太白蹲了一下午也没研究出怎么告白。司空笑笑表示你要不要考虑顺其自然反正我和帮主就是顺其自然的。指头则表示顺其自然地让他天天就把我摁在地上摩擦嘛?

  后来指落即微凉就买了问天心,向暂时A了游戏的司空笑笑报告说他觉得不如他就用秋栉风之前的手法好了,只希望问天心给力点能出个谈恋爱的签。

  “问天心一个星期只能出一个签,而且还可能会重复,要是一直不出你就一直苟着嘛?”司空笑笑问。

  “我相信老天会站在我这边的!”

  然后老天果然站在他这边了。

  7、

  后来指落即微凉问秋栉风为什么不用送的照性丹换成男号。

  秋栉风正在研究自己的动作列表,朝狗太白发了个欢见的请求,等狗太白靠过来后才道:我要是换成男号我们怎么双飞欢见邀缘至等等等等。

  指落即微凉觉得他情缘缘说的非常有道理,然后向秋栉风发了个心仪的请求。

  然后对着小道姑跪了下去。

  “愿意做我的情缘吗?”

  “勉为其难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