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年少的欢喜 天刀ol短篇小说之故梦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还敢不敢去看那时的你。

  昭昭是个沉迷天刀,无法自拔的大学党,而且她单身,玩的门派还是太白,秦川纯种雪哈无疑了。

  再过半个钟便是虐狗节,2.14情人节。对于这种节日,昭昭总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迷之觉悟。全世界都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只有我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

  不就是情人节吗,吃了二十多年的狗粮,早习惯了。不存在的,电子竞技没有爱情。说这话的时候不知想起了谁,嘴角微勾,苦涩地笑了笑,心里还是泛起涟漪。

  算了,想啥呢,昭昭抓了抓头发,懊恼地盖上被子,将自己团成一个球。意识逐渐模糊,陷入黑沉梦乡。

  游戏里,穿着红衣的少女持剑而立,好不潇洒。

  秒针滴滴答答转动,就在三针指向12点的那一刻,屏幕突然一黑,诡异的红光闪过,本本电量不足,自动关机了。

  昭昭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醒来的时候只觉眼前一黑,伴着阵阵晕眩,手脚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

  身下的触感也不对,硬邦邦的,完全不似自己软和的被褥。等她睁眼一看,这是在哪?

  我还在梦里吗,眼前的景象着实让她傻眼。

  不远处木制的小桥参差错落,深秋时节,漫天飞舞的落叶好像秋之精灵,嬉笑着 打着旋儿般缓缓飘落,大地被装点地金黄一片,煞是好看。伴随着哗哗水声,一片欢快景象。

  等等?这不是开封城吗?我玩游戏玩傻了吗,我一定是在做梦,看样子,这是在秋天?可是,开封城这时候不应该是冬天吗,银装素裹的,这剧本不对啊。

  说着,便习惯性伸出右手手,想抓抓头发。啪嗒一声。右手一松,重物下坠的声音格外清晰。咦,这是我的剑?接着便俯身拾起名为明池的剑,剑拔出鞘,剑声铮铮,一听便知是把好剑。

  昭昭很快接受了现实,我这是在梦里吧,做了一个有关天刀的梦,肯定是这样。既来之则安之,我姑且转一圈吧。

  天色尚早,灰蒙蒙的,主城也格外安静,沿街倒是能听见有小贩叫卖的声音,杂货郎挑着扁担从身边走过,吆喝声渐行渐远。点开npc,也只能听见重复机械的声音。没得意思,昭昭撇嘴想到。

  路上倒是看见几个玩家,大多穿着青萝锦鲤抄,四处转悠。玩家怎么也入梦了?昭昭觉得有些古怪。

  不远处一个天香小姐姐穿着一身水绿色锦鲤抄,撑着伞在慢走。看着是个很温柔的小姐姐呀,那我试试能不能跟她沟通。

  紧接着昭昭走到小姐姐跟前:“小姐姐,你看听得到我说话吗?”昭昭道。

  小姐姐一脸疑惑,头顶冒出一个白色对话框。“?”昭昭放大了音量:“小姐姐?”

  小姐姐满脸古怪,头上又冒出一个对话框:“你怎么不说话?当前打字啊”声音带着疑惑,很是温柔。

  小姐姐还是挺多的嘛。昭昭苦中作乐道,连试了好几个路人都不行,他们根本听不见她说话,而且她的比划他们也看不见。

  一切对他们来说,可能和在游戏里没什么不同,对面的太白女角色怪异地跑到身前,却不扣字,只是重复动作。

  “那么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完全不能沟通啊,”昭昭很是懊恼。

  “今晚不在线的小姐姐都把好友删了吧,没希望啦。”不远处的丐帮声音清亮戏谑,一脸痞样。

  “你们的情缘缘都哪里找的啊,前排租一个情缘,光棍节过后就分手”一身蓝锦鲤抄的天香小姐姐捏脸十分可爱,声音也是软萌萌哒。

  “上网不网恋,纯属浪费电,别问我是谁,请与我相恋”一身绿素问背上背着大龟壳的真武说话确是大叔音,故意搞怪。

  “小姐姐不存在的,这游戏只有抠脚和基佬!”一道充满磁性的声音传来,只见军娘英姿飒爽,满脸漫不经心。哈哈原来军娘小姐姐是个抠脚啊。

  从他们的对话中得知,今天是光棍节。光棍节?锦鲤抄?

  昭昭脑中闪现一些片段,前年的11月份锦鲤抄刚上架,莫非,这是16年11月11日?莫非这不是梦,而是我穿进游戏里了?

  16年的光棍节,那不是…可是,会见到他吗?昭昭眼里充满着茫然,一时怔忪。她无意识地向前走,不知不觉又走回了开封主城。

  一阵悠扬的琴声传来,熟悉的旋律让昭昭脑子一懵,手足无措起来。是他吗?

  那个时候也是他,在树下弹了一早上的琴,她也陪了他一早上。

  昭昭脑子有点乱,既希望是他,又害怕面对他。

  转身,树旁坐着一个抚琴的男子,熟悉的眉眼,是他。

  她以为自己已经忘了,原来一直没忘。尘封在角落里的记忆铺天盖地涌来,让她手脚发冷。

  两年前的今天,是他们初遇的日子,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他在树下抚琴,而她饶有兴致地站在一旁,十分艳羡。

  初入江湖的她只觉得太白成男穿锦鲤抄真好看,便叽叽喳喳地在当前频道和他聊起来。后来他们加了好友,一起仗剑天涯,走遍天刀的每一个角落。

  他的id是唯奚,读起来就会微笑的名字。你是年少的欢喜,年少喜欢的也是你。

  后来呢,在那段难熬的日子里,昭昭无数次地想过,如果,如果当时没那么喜欢就好了。如果谁都没有表白心意就好了。

  现在,是给她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吗。是了,现在的他们已经形同陌路,喜欢是真的,只是不喜欢了,也是真的。说到底还是不够喜欢吧。最后他先离开了这个江湖。感情终抵不过现实。一屏之隔,两方世界。时间之里,山南水北。

  是时候离开了。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还敢不敢去看那时的你。不,我不敢。

  转身已是泪流满面。她捂着嘴不让自己哽咽出声,跑着离去。到了没人的地方,昭昭才敢放声大哭,她终于放下了,放下他也放过了自己。

  昭昭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妈妈走进房间说,我给你的笔记本充上电了,电量耗光对电脑不好。

  “所以这一切真的是梦吗?”昭昭笑了笑,其实已经释然了。

  打开电脑,卸载天刀,确认。唔,今天是情人节啊,还是出去散散心吧,毕竟看看情侣也是挺养眼的呀。

  多年之后,我又梦到那天。画面遥远,恍惚细雨绵绵。如果来生太远寄不到诺言,不如学着放下许多执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