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兵玄机 叶开的全力一击留待何人

  随着帮派联赛的到来,封印已久的神兵“木叶飞刀”也拂去尘埃,八荒任侠可以通过收集质料逐步解锁以获取这件富有传奇色彩的兵器。而“木叶飞刀”的神兵传记,在向我们揭示叶开的心迹之余,也留下了一个莫大的悬念,或许这将是我们窥见未来剧情走向的重要线索……

天涯明月刀

  【起】

  这个江湖的第一个十年属于沈浪,第二个十年属于李寻欢,第三个十年属于公子羽。

  这段话是司空央所写的。他故意略去了白玉京,青龙会,傅红雪等等,却似乎早已知晓了公子羽背后的故事,暗示了许多真相与命运。

  司空央一脉或言传自前朝国师李淳风袁天罡一脉,他们意欲何为,令人费解,需要保持警惕。

  【承】

  我住在开封,一者,是宋室朝廷招募了许多高手。呼延显,杨延玉,秦独锋,陆天芒……这些人的实力加起来,比青龙会更为可怕。江湖中人或者不好意思为朝廷鹰犬,但有些人改头换面,也要为赵氏父子所用。

  龙先生,醉三千,黑楼,章不苦,蓝婷婷……开封的这群人,他们的来龙去脉,就连万象门也查不到。他们效忠于谁,又有何目的?

  这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转】

  至于天魔教,他们失落了紫刃流萤,而天魔女的血脉又已绝迹。但总有人不死心,汲汲营营,想要死灰复燃。

  北面的事情反而最为直白,契丹人,党项人,靺鞨人,蒙古人……草原上的鹰终有一日要振翅而飞。铁骑若起,江湖中再多高手,最多也就只能在覆巢之下,独善其身了。

  天下间的事情,又岂止是一个青龙会,一个公子羽。太平二字,不过是一个方向,并不是一个能够抵达的结局。

  【合】

  我看似是世间至为洒脱之人,但实际上我的疑心很重。有时候我会梦到世间倾覆,而我什么也不能做,醒来时一身冷汗,满心沉郁。

  凭借师尊给我捎来的那种异铁,和我这些年从未稍懈的飞刀进境,天下间或许已经没有人是我的对手。但我的出手,恐怕也只能一次。要将这次出手,留给真正能给世间造成浩劫的敌人;在那之后,生死便付浮云吧。

  当年师尊出海,问我要不要同去。我说我不去了。既学了那么高明的武功,那此生此世,我会尽我所能,看守这世道,挽倾覆于一旦,换盛世之百年。

天涯明月刀

  “木叶飞刀”的神兵传记至少交代了三条关乎剧情走向的线索,其一,根据其自述,叶开的武功已经登峰造极,虽然在措辞上留有余地,用了“或许”这个语气副词,但观叶开为人,他既不会妄自菲薄,也绝不是骄矜之辈,对于自己的江湖地位应该是有着清醒认识的,而既然居身武道巅峰,自然有更开阔的眼界和更敏锐的目力去洞悉其他武林名宿的实力,显然是经由一番思量、判断之后,才对自己的武学造诣下此定论。神兵传记作为已经行用并公开的剧情设定的一种表现形式,可以为我们解读游戏剧情提供更多方向,所以下次再遇到“天刀中谁的武功天下第一”这种问题,我们就能够从容应答了。也可能会有少侠认为,这不过是为叶开绝世高手的身份正名,因为原著中的叶开被公认为是古龙江湖第三个十年的缔造者,得授李寻欢“例无虚发”的飞刀真传,以“人外人,天外天”的盛誉显耀书中武林,拥有绝对的主角光环。但如果游戏剧情完全沿依原著的故事脉络推进,很多反派角色难有出场机会,所以需要平衡正邪两道的实力差距,为后续剧情的发展预留更多空间,在此基础上对于叶开的肯定就显得尤为难得了,当然,这种肯定也设有前提条件。

天涯明月刀

  线索之二,是叶开常驻开封的目的已经非常明晰,他察觉到宋廷招兵买马的动向,此举可能致使廊庙与江湖之间如履薄冰的关系雪上加霜,成为加剧两者明暗冲突的隐患。另一方面,活跃在开封城中的一些神秘来客的真实身份也需要尽快查明,以确定他们大隐于市的意图所在,结合节庆活动中,与叶开对话情节所反复提及的去意,或许这些不动声色的暗查事宜已经有了眉目。

  而第三条线索,则是叶开无出其右的高明武功所面临的局限性,这可能成为他笃行济世鸿志的最大掣肘——虽然在武林中已经无人匹敌,但自己的出手也只能有一次,所以他要将这次出手留给足以威胁整个武林,乃至天下的劲敌。由此看来,叶开所决意奔赴的险阻前路,似乎已经被蒙上一层阴影,而“天下第一”的虚名也多少带了些悲情色彩。分析至此,另一个问题也随之浮现——叶开的全力一击究竟留待何人?将目前游戏中的出场人物依次排开,最有可能获此“殊荣”的人选应该只有两位,失爱入魔的大反派公子羽,以及潜伏中原的野心家耶律观音奴。前者离经叛道,又因为明月心之殇,仇视四盟八荒,怒意难平来者不善;后者野心勃勃,妄图染指中原河山,武功韬略兼备,令人防不胜防。

  公子羽与耶律观音奴二人,一则威胁正道安危,二则可能招致兵祸,看似都有资格成为叶开全力应对的敌手,欲知后事如何,静待《青梅煮酒》冬季版本为我们揭晓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