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刀短篇小说欣赏 《梦里痴笑我疏狂》

  (一)

  开封,黄华岭。

  初秋,木叶微黄。

  古道旁的小茅房上,躺着一个人。

  新加厚的茅草,人陷进去,你也许看不见人,却能看见花生一颗一颗飞起,又落下。

  西面,迎亲队吹吹打打过来,新娘在轿子里,新郎在轿子外。

  房顶上的人跌了下来,横躺在路上,身上还插着杂乱的茅草。

  “等我一会儿!”

  过了一小会儿,轿子里才传出一声极小的声音:“嗯”。

  新郎拍马悠然走到队伍前头,马儿俊美,人潇洒随意。

  “朋友何意?”他并没有亮出兵器,说的话就是最锋利的兵器,他有这自信。

  “没看见我摔下来了么!也不见有人扶我一把!”

  没有人过去扶他,当然没有!

  茅草落在地上,人站了起来!

  “呀!今儿个是你成亲?”

  那人拍着衣服上的尘土和草屑,执意要拍干净,却不管自己蓬头垢面,头发散落,杂草丛生。

  “是我,朋友有何指教!”

  话里已带着敌意和杀气,因为他看到了一双眼睛,这个人衣衫褴褛,全身只有眼睛是干净的,闪着光。

  “没有没有!我就想问问你,有没有带花生!”

  “花生?”

  “是!我的花生恰好吃完了,我也恰好掉下来了!”

  “我若带了呢?”

  “卖一点给我,不,全卖给我!我出双倍价钱!”

  “卖给你?”

  “对,卖给我!”

  “我若不卖呢?”

  “双倍价钱都不卖?”

  “如果我不卖话,你将如何?”

  “我也不知道!”

  “来人,把带的花生全数赠予这位朋友,就算喝了我的喜酒了!”

  “送的我不要!”

  迎亲队已有人暗自摸剑了,这人分明是故意捣乱。

  一人走到新郎身旁,新郎俯身侧耳去听。

  “好!就卖给你!”

  “多谢!”

  一包东西丢过来,新郎接住。

  “朋友说笑了,这袋银两,足以买十万斤花生了!”

  “我却就买你的这一袋,走吧!走远点再吹唢呐,别吵到我睡觉!”

  人已跃上房顶,横着落在草里,没有一点声音。

  新郎骑着马站在路边,除了眼睛盯着花轿,全身每一个部位,每一根毛发,每一寸皮肤都在监视着那个房顶。

  人已走远,唢呐声响起。

  “来!吃花生!”

  他在跟谁说话?

  一颗花生抛起,一声长啸,一只鹰俯冲而下,接住那颗花生,又钻回云端去了。

  人猛的起身,眼睛如野兽一般,像野豹锁定了猎物一般。

  好一会儿后,抓起一把花生,随意往一棵树干甩出去。

  “走吧!”他自言自语。

  嘴角里一丝笑意,似乎很满意树干上的花生,每一颗都完好的镶嵌在树干,连壳都没有破裂。

  (二)

  明月高照,藏月湾,藏不住月光!

  河边,岩石上,人躺在岩石上。

  “你似乎很喜欢水边的岩石!”

  一女子飘然而至,收伞,缓缓走来。

  “是吗?”

  男子起身!

  “你的刀呢?”

  “在徐海,不用带刀!”

  “这里风景不错,只是悲凉了些!”

  “是吗?”

  “徐海风景与中原不同,悲凉潇洒!”

  “还有呢?”

  “不知道怎么说,美得悲凉!”

  男子抬头望月,皎月如水,洗尽铅华。

  “好美的月亮,同样美得悲凉!”

  “徐海夜里冷,你可有添衣?”

  “已加了!”

  “此处名为藏月湾!”

  “名字更美,却要把月藏起来!”

  “月是藏不住的,就像梦是留不住的!”

  “这里离狂刀营倒是很近!”

  “离神武门也不远!”

  “当时只知进攻神武门,却忘了欣赏风景了!徐海的夜晚,似乎更美!”

  “也更凉!”

  “好了,我待会回去再加件衣服!”

  男子笑了,笑起来的脸,像个孩子。

  “你喜欢狂刀营吗?”

  “喜欢,我以后可常来这里,每天藏一点,总能把月亮藏起来的。”

  “狂刀营不是神刀主殿,不如主殿漂亮!”

  “我还是喜欢这里的月光!”

  “喜欢就好!”

  “你有心事?”

  “嗯,很多!”

  男子看着草滩,看着树影,看着不远处的客栈!

  “我是你妻,说与我听!”

  女子不觉握紧了伞。

  “总要说的!”

  “现在就说!”

  男子低着头,良久……

  女子咬着唇,等待……

  “我不是汉人!”

  “神刀堂地处徐海,神刀堂也有各式各样的人,你与我说过!”

  “我是倭人!”

  伞落在地上,没有声音,人也没有声音。

  “为何要说!”

  “月亮是藏不住的!”

  “你可以不说!”

  泪,充斥四只眼睛,眼睛,终于没让泪离开。

  “十年前,你被天香救走,我与船队失去联系,流落中土!”

  “你在?”

  “我在!”

  “可是我已嫁你!”

  “因为你一早就知道?”

  “是!”

  “回去吧!天凉了!”

  男子终鼓起勇气,面对她。

  “你走前面!”

  “好!”

  男子转身,走在前头。

  两步,回头,空无一人!

  ……

  醒来,好天气!阳光明媚!

  藏月湾的客栈升起炊烟,连太阳也躲进藏月湾的水里。

  鹰在身旁梳理羽毛。

  藏月湾,留不住梦,藏不住太阳,也藏不住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