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刀ol贺岁短篇小说赏 回家过年天香篇

  又是一年新春,天香谷一片忙碌,各门派弟子在帮忙搬运东西,一片热闹,但却没有一点喜庆。

  “师傅,我们今年想过春节。”

  “迟一点过吧,今年比较忙,你师姐她们都得准备上台给八荒表演节目呢。”

  “为什么我们要给他们表演看病啊?”

  “因为我们是医者,是乐师,身为医者当救济天下,春节仍有人生病所以我们要给他们看病,身为乐师为他人带来欢乐,我们自然是最后庆祝新春的人。快去习武看书吧,别给你们师姐添麻烦了。”

  梁知音将新入门的几个小弟子抓起来好好哄着,小徒弟们委屈的脸让她把自己忙碌的烦躁掠去,细声解释着将小徒弟们交给文锦。

  天香谷以琴乐医道闻名于江湖,这些让天香谷成为江湖中最不可缺失的一部分,却也让天香众人背负上了医者和乐者的责任。医者让天香谷一大批弟子在这新春佳节留守在江湖各地治病救人,而乐者则让天香弟子必须去准备节目前往各个门派献艺庆祝,新春佳节天香谷却会成为一年人手最少的时候,这时候仅剩的人手甚至连守卫天香谷都不是很充足,又怎么能过节呢。

  “师傅,外面天冷,进去吧。”

  “我再看看,弃霜你先进去吧。明天你的带青铃去巴蜀唐门见见郅君,你先去休息吧。”

  “师傅,要不我留在天香谷吧,好不容易过年,让青铃一个人去吧。”

  “我时间多着呢,一年到头都有你们陪着,青铃还小,而且她许久没见她祖父,大过年的就让她放松放松吧。”

  “那师父我先下去了,您也早点休息吧。”

  “去吧。”天香谷从来不下雪,却在这年冬天梁知音又一次感到了寒冷。独留一人的寒冷。向下望去,广场上已经站满了天香门人。

  “方玉你和扶风去秦川太白剑派拜访。

  月芳,巧缨是这一代武功最为高超的人,你去燕云慰问下神威军阵,燕云战乱,你两要多加小心。

  文竹你和念欢去云缜五毒教拜访。

  弃霜你和青铃去巴蜀唐门世家。

  秋雨你和鹭州去徐海神刀堂,顺便拜访神武门。采薇你和容霜去开封和你姑父团聚,这里的事情你们就不要参与了。

  ...梁雨,丐帮就交给你了,人手实在不足了。”

  真武道门喜静,不宜喧闹,我就去独自拜访吧,除了素问轩外出医治不用参与,你们从各阁调派人手前往其他门派,路途遥远,尽快启程。”

  卢文锦在正殿门口宣读着掌门旨意,将掌门的命令发出,收到命令的门人迅速的站在一起小声交谈,广场上少女们在手拉手各自说着悄悄话,台上是师姐们也不管在那小声交谈,忽然广场上声音一顿,所有门人都转过头,肃穆的看着卢文锦。

  联想到刚刚弃霜下来那个手势,文锦脸色一苦,转身低下头轻声道:“师傅。”

  “这么多年了,你看起来还是忘不了江匡,忘不了就去见见吧。”声音虽小,在广场上却传的很远,下面的小师妹瞬间两眼发光,叽叽喳喳又吵起来。

  “师傅,我不想见他。”

  “见一面也好,你这孩子,总躲着也不是事。”笑着摸了摸文锦头,梁知音向下面看去,台下的小师妹们瞬间失声,悄悄站齐队形,肃穆的看向她。

  “文锦和梁雨换下路线,其他照常,今年你们出去可要认真表演,不要坠了天香的威名,出去不要给你们师姐添麻烦,表演完了可以在那边好好玩,咳咳。”

  文锦忙轻拍师傅后背:“咳咳,人老了,具体的你们继续讨论吧,我先上去了。”

  将师傅安顿好文锦走出房间立刻被一众师妹围住。

  “今年又是这样,师傅身体又不好,我们都走了,师傅怎么办啊,文锦师姐。”

  “我过会留下天宫亭守卫吧,师妹们别担心了。”

  “那不一样,师姐,我们想留在天香谷。让那些八荒弟子来我们这自己看不好么,我们为什么要去他们那里给他们表演,路途又远。”

  “你啊,我们是乐师,是舞者,学艺自然是为了给人带来欢乐,新年自然是我们的舞台,大过年的你怎么能让八荒弟子不回门派去。”

  “可是。”

  “好了,别可是了,早点下去休息吧,师姐我自有办法,你们记得表演完收拾好东西就好。”文锦神秘一笑,将师妹们安抚好,然后看向墙角。

  “出来吧,小师妹,你师姐都走了。”

  一堆小脑袋立刻从墙角和楼梯拐角蹦出来挤到文锦面前。

  “你们啊,我们天香是教了贼么,偷听竟然躲了这么多人。”文锦一脸无奈。

  “是上次来的那个离叔叔教的我们。”

  “好啊,我说你们神神秘秘的,原来是学了这个,这人真不是好人,怎么能教小孩子学这个。”

  “师姐师姐,我们没钱了,庆祝的东西好贵啊。”

  “你们啊,不是告诉你们都在库房里们,你们买什么东西啊。”

  “可是师姐,挽阳师姐好凶的,库房我们没办法偷偷进去。”话音没落,文锦就一个脑瓜崩敲上去。

  “你们怎么就学偷。”小师妹捂着脑袋蹲在地上,其余小师妹慌忙推开一脸害怕。

  “可是不偷怎么给师姐们偷偷做惊喜。”

  “你们啊,以后可千万别偷了,下次直接和挽阳好好解释,知道了么?”小师妹捂着头点头。

  “好了,你们快去吧,千万不能被师姐们发现哦。”文锦笑着摸摸小师妹头,将小师妹哄了哄,最后拿出一袋钱币交给她们,看着小师妹向门口远去,露出一抹邪笑。

  走出大门口的小师妹抱着钱包看着面前的师姐们笑容逐渐消失。

  “刚刚你们和文锦师姐说了什么。”小脑袋们整齐的后退抱住头摇头道:“不..不..不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