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写离合》二十四章唐门同人 襟上花

  你是我绣在衣襟内里的九重葛,到夜晚才敢拿出来端详的襟上花,是我藏于心中,不敢同旁人言之一二的秘密。

  ————《襟上花》

天涯明月刀

  【四】

  隔日,下了些雪。

  她从白师姐那里拿了大氅回来,捧着热茶坐在窗前。

  外面传来声响,是荆小二在挂灯笼。

  两年前荆小二摩拳擦掌向她走来的样子,仿佛就在眼前。

  那是个戾气很重的人,长得很结实,和师兄的清隽截然不同。

  有句俗话叫善不善,面上带。这人一看就不是善茬。

  罗刹门的这些人,孟垂青见他们的第一面截然不同。白师姐是来救她的,荆小二是来打她的。

  “我对姑娘一向是怜香惜玉的,”荆小二扭了扭手腕,眉间聚着邪气,就像成精的妖魔,“来,决掌真元阵,不打架。”

  孟垂青盯着白瓷盏里碧绿色的茶叶上下浮沉,思绪飘了好远。

  自那事发生以来,她便越来越喜欢回忆了。一天十二个时辰,她能有一半时间陷在过往里。

  她回忆白师姐,回忆蔻美人,回忆荆小二,琢磨沈幼菱和池悲风的关系。

  但这些人仿佛都只是铺垫,即使她有意往罗刹门上引,脑中翻飞的想法,最后还是会控制不住落到唐新宿身上。

  她越压抑,那念头便越剧烈,张牙舞爪要爬出来。从不起眼的火星,发展成燎原之势的熊熊大火。

  唐门族学的排行榜上,她和唐新宿之间隔了九个人。

  唐新宿排第一,她排第十一。

  仅差一名,便能位列唐门十大弟子。

  彼时她看殿前站在人群最首的唐新宿,像在看一束遥不可及的光。

  大师兄这三个字一出,便代表了许多事情。

  朝乾夕惕,在唐门的四方天地里忙来忙去的是他;海运昌盛,往来中原与东海的也是他。

  这样的身份,自然有指点师弟师妹武学的责任。

  可唐门有弟子数千,大师兄却只有一位。一个月里能见他几面打个招呼,而不是只望着他的背影,便足够垂青欣喜许久。近距离指点武学,是万万不敢奢求的。

  唯有那么一次,她撞了大运。

  那天她吃过晚饭,追着一只矫健的兔子跑到了烟霞林,

  一回头兔子没看到,却看见一个人影在路的尽头急速赶来,孟垂青又惊又喜,一句“大师兄”脱口而出。

  话说出口,才想起来后悔,要是他不记得自己可怎么办呢?

  那马被紧急勒住,高高昂起头,发出不满的叫声。

  唐新宿一笑,露出弯弯的眼睛,里面是可融化秦川冰雪的暖意。

  “是垂青啊,你怎么在这?”

  “我呀,我来抓这边兔子。”

  唐新宿点点头:“那抓到兔子了吗?”

  “啊……它跑掉了……”

  唐新宿于是笑着向她伸出手:“上来吧,石阶太长了,我送你回去。”

  世间怎么会有这么温柔的眼睛呢?

  孟垂青一看到他的眼睛意识就开始起飞。除了心如擂鼓马上就要跳出胸膛,身体的其他部位仿佛全部死机了,全然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的房里,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和师兄道别,是否失了礼数。

  孟垂青把自己摔在床上,觉得这一摔有点疼,又翻了个身,把右手放在心脏的位置,深深呼出一口气。

  “别跳了,再跳我要猝死了。”

  后来的每个日暮时分,她都要溜达到通往御风堂的那条路上。

  有一次师兄两个月没有回来,她每天黄昏都去那里等,从斜阳西下等到星月初升,课业多就早走一会儿,课业少就晚走一会儿。堆砌数个夜晚的冷风,才能等到可以开口叫一声大师兄。

  可除了初遇那天师兄是骑马而来,后来每一次回巴蜀皆是拾级而上,缓缓走来,再没骑过马。

  她也就没有了双人共骑的机会。

  原以为那九个人便是最大的阻碍,如若她拿到第二,便可以光明正大站在他身侧。

  是以有很长一段时间,她披星戴月去练武,脑子里想的都是唐新宿的名字。

  初入唐门之时,她在武学上一度遭遇瓶颈,绞尽脑汁也难窥突破之术。唐门六房,她不知该往哪个放向发展。

  后来偃师阁一位师长看中她在傀儡术上的天赋,将她收入偃师阁亲自教导,这才使她终于觅得突破之法,武学日益精进。

  小姑娘心性,得知他也是大师兄的傀儡术师父,孟垂青暗自窃喜了好久。

  垂青垂青,当真是上天垂青。

  现在看来,她当初的想法何其可笑。

  从他叛离师门的那一刻起,便将自己置于唐门所有人的对立面上。

  再见面,便是兵戎相见,更遑论其他。

  在唐门的时候,有人说,唐新宿是继唐青枫之后的一颗新星,是最有可能达到唐青枫高度的后辈。 起初是一个人这样说,然后是十个,百个,到最后,唐门的师长们也默认了。 这样被寄予厚望的人,怎么就突然叛变了呢? 孟垂青想不明白。

  然而凡事皆有征兆。 唐新宿投靠青龙会一事的征兆,在她尚未察觉的时候,已经来到了。

  ——未完待续——

  本次加更是补五一假期的更新